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新闻

代购“三十六计”:有着不同的运作模式

曾有网友统计,在国内一家知名网络购物平台,输入关键词“全球购”,共显示有243家店铺,而输入关键词“代购”,则…

曾有网友统计,在国内一家知名网络购物平台,输入关键词“全球购”,共显示有243家店铺,而输入关键词“代购”,则显示有109202家店铺。“代购”有时意味着给朋友带货,有时意味着兼职赚“外快”,有时则意味着全职经营,这些不同的利益诉求背后有着不同的运作模式。

个人代购知多少

章小姐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她和一班护士小姐妹最喜欢研究新款化妆品和服饰,不过对于她们来说,在上海购买名牌货太贵,且出境旅游的机会也不多,于是她们约定,假如有姐妹出境,则一并为大家代购价格合适的化妆品。

“今年春节,我和家人去东南亚旅游,在浦东机场,还未上飞机,我已经购买了9000多元的商品,这其中基本上都是给姐妹们代购的,大家给我列一张单子,我照买即可。”章小姐表示,她们姐妹间的代购并不存在商业利益,大家都按照实价结算,代购者并不会因此赚钱。

不过,像章小姐这样的零利润代购者在专业“代购界”并不多。

第二类个人代购者则是半职业身份。这类人群一般都有自己的固定职业,不过他们会不定期或定期出境,每次出境都会给客户代购,随后赚取一部分差价。

“我认识一个女生小V,她的工作需要经常往返于中国与美国之间,大概一个季度总有一次赴美机会,于是她开始收集客户,她的客户数量不多,但都颇 具消费力,客户会在网络上将自己需要的货品看好,随后将购物清单给小V,然后她就从海外代购。同一款化妆品、名牌包包等在欧美的免税价格是国内价格的一半 或60%~70%,这就给了小V 30%到50%赚取差价的空间,比如一件货品国内价1万元,美国当地价5000元,代购后她以6000元~7000元卖给客户,小V自己可赚 10%~20%利润。”长期从事旅游业务的瞿先生透露。

《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了解到,由于职业特殊性,空姐、外企员工等需定期出境的人非常容易将代购作为一项“副业”来发展。但由于此类人员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因而往往只接受提前预订,手头上不留现货,以保证代购的商品都可以顺利卖出。

在“兼职”个人代购者中,还要细分一类并无出差便利的人,他们需自己支付交通和酒店等成本,所以他们要算的账更细化。

吴小姐是个“香港购物通”,她平时也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过每年她都会去香港购物数次,于是她会跟熟客约好,提前确定购物清单,计算一下差价 收益,以确定在扣除交通、食宿成本后,还能有利润。吴小姐通常采取陆路赴深圳,从深圳再赴港,以将往返大交通成本控制在1000元以内,其还从网络上抢订 廉价酒店,甚至有时她会不留在香港过夜,而是直接返回深圳,以保证食宿低成本。

不过有一样东西不能省,那就是预先要在深圳订一辆拉货面包车,假如连这个钱都省下,则可能会发生货损而得不偿失,这笔租车费用最多数百元。

当然,如何带过关是个问题,不过这也难不倒“有智慧”的代购者,他们会将包装拆去,将小包放入大包、大包背在身上、首饰穿戴着,甚至还有人试过将iPad伪装成一个相框。拖着拉杆箱的内地代购者已俨然成为香港的一道风景。

将代购做成生意

比起半职业的个人代购者,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全职代购者是将代购做成生意的人。

他们通常的模式是在国内设有实体店或网店,长期关注各类具有巨大差价的货品在全球的价格及货源情况,他们会根据消费者需求向其海外合作伙伴订购 货物,或按照自己的市场判断买入一批货再售卖。全职代购者的海外合作伙伴通常是亲戚、留学生或长期结交的海外友人等,这些合作伙伴在代购后会将货品快递至 国内,并获得分成。

家住杨浦区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她家楼下有一户商住两用的人家,这户人家买下一梯两户房型的整个一层,一户用于自住,一户用于办公,其开设了一家网店,雇了大约3~4名员工,负责网络客服、接单和发货。店主的经营范围很专一,专销售日本进口高性价比洗护和生活用品。

“他们在日本有亲戚,亲戚负责在日本代购进货,然后发货到国内,店主有个小型仓库,用于堆放货品,到货后,他们将货物放在网店销售,由于差价颇大,所以店主对国内客户还提供包邮服务,这样就吸引到更多客人。”张女士说。

“啊花崽”是淘宝网上的一家日本代购店,主要商品包括宇津木、CDG川久保玲、津森千里等国内较为少见的日系品牌。店主告诉记者,他们店内有少 量现货,但绝大部分商品还是要通过预订,再由他们在日本的工作人员去相关专卖店订购,最后从日本直接邮寄给买家。在国内卖价为4000元、5000元的宇 津木连帽衫,代购价则只需约1150元。“如果专柜有货的话,2~3天内就可以从日本发出,3天左右就可以到买家手上了。”店主称。

而另一个专门从事海外免税奢侈品代购的“外购网”也采用了类似“海外买手”的模式。一个中国市场标价为9567元的Burberry男士商务公 文包,在“外购网”上的标价为5235元,而货品来源则标注为“英国机场免税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买家下单之后,网站会定期(一般为两天一次)将所 有订单整合起来,并派“买手办公室”里的职业买手们到各大商店、免税店购货,然后统一发回国内,再由网站采用顺丰快递寄给全国各地的买家们,整个过程为 7~10天。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监测数据,2011年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达265亿元,同期增长120.83%,预计今年规模将飙升至480亿元。

代购的风险

尽管代购发展迅猛,但在代购过程中,对消费者和经营者都存在不少风险。

真货还是假货?这是消费者最常质疑的问题,尤其是从专业代购网店或实体店购买的名牌货物令消费者很难判断真伪。

记者抽样调查了数家代购网店后发现,在被问到如何确保商品为真货时,店家们的回答均为“有专柜发票”、“可以到专柜验货”等,而售后服务更是基本没有保障,存在巨大的隐患。

长期在上海陕西南路售卖高仿奢侈品的王女士告诉记者,现在许多所谓的“代购商品”其实就是从浙江、江苏等地的一些小厂流出的山寨高仿货。

“我自己在网上就有店做代购,也帮其他做代购的朋友提供货源,爱马仕的包装盒我们都有,包和皮带都仿得特别真。去一趟欧洲的机票、住宿得多贵 啊,反正你说这些货是从欧洲代购的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在代购网上标价为3500元的香奈儿高仿包,王女士最终同意以700元售出。


代购从业者的困惑与彷徨 成本大涨又遇法律风险

 

  北京离职空姐因多次大量携带从韩国免税店购买的化妆品入境而未申报并被判刑的消息,让近几年发展势头迅猛的代购一下成为争议的焦点,也把那些低调从事这一行业的从业者推到了前台。

身处美国密歇根州的王慧(化名)就是代购大军中的一员,每个周末,她都要外出去置备货品。而听到离职空姐被判刑的消息后,她和她熟知的一些同行都在感叹:“这行真是越来越难做了。”

地域差异带来的商机

最近的一个周末早晨,王慧在出发前开始了最后的检查工作:最舒服的平底鞋、可拉杆购物袋、打印出来的包包样图、简单自制的汉堡……准备就绪之后,她兴冲冲地挽着丈夫出门,开始了她一周最为喜爱的“战斗”。

王慧当天的“战斗地”是需要驱车1小时到达的底特律最大的Outlets(奥特莱斯)。与几年前随丈夫到异国他乡陪读时的孤独、无聊不同,2年前在淘宝开设代购店铺让王慧找到了充实生活的途径。她的这一想法来源于国内亲朋好友经常托她购买美国的奶粉、包包甚至衣服。

亲朋好友的理由很简单:国外的东西更实惠、更让人放心。在和国内好友研究了一番之后,她决定主要代购美国的COACH包包。因为包包体积较小,运送、携带较方便,而原产自美国的COACH包包与国内价格的差异十分大。

事实也证明王慧的这一决定是正确的,国内这几年奢侈品市场蓬勃发展,年轻白领对奢侈品的需求日益增加,COACH定位的价格与品位显然很受年轻白领的喜爱。2011财年,COACH在中国的销售额增至1.85亿美元,预计2012财年销售额能达3亿美元。

COACH通过调研发现,由于目标群体的收入和参与度增加,中国购买人群还在以每年20%的比例递增。王慧想,不断增加的购买人群加之国内外的 价差,这个生意肯定有的做。根据以往给姐妹代购的经验,王慧发现一款国内专柜4000多元的包包,在美国专柜折扣之后的价格几乎只有国内的一半。

这是地域间的差异带来的商机。像王慧这样随家人来到异国他乡的从业者只是代购大军的一角,已任职当地大学教授的王慧先生就带了好几个同样也兼职代购的留学生,他们靠代购打发闲暇的时间,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求学给经济带来的负担。

精打细算

当然,代购不只是简单的代为购买,更为高阶的代购可自诩为“买手”,因为这不只是按照顾客的需求去买,还要加入自己的想法、品位,预估顾客会喜欢什么样的货品。

王慧一方面帮国内的买家去专柜购买他们想要的特定款式的包包,这些订单不局限于COACH品牌;另外一方面,王慧还会去Outlets大批量地 购买COACH包包,然后以“现货”的方式放到网上售卖,这些在Outlets淘来的过季包包通常有较大的折扣,它们能为王慧带来更多的利润。

一想到自己的网店剩下的“现货”已不多,王慧一下车便冲进了彼时已人声鼎沸的COACH店。王慧要“抢”的是COACH较为经典款型和图案的包 包,因为积累的代购经验告诉她:国内的年轻人喜欢品牌较为“经典”的款式,这样能让其他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什么品牌的包包。同时经典款型也要够时尚,价格不 能太高。

为了增强顾客的黏性,王慧对于Outlets淘来的大折扣商品不会按照它们的原价出售,比如5折淘来的商品通常她以原价的8折出售,这只是她服务的一个手段,因为对于正品的代购来说,核心的竞争力无非是时间和价格,而后者对中国消费者的吸引力更强。

对于那些零散的去专柜代购的商品,王慧的定价很简单,她收取的就只有在国外专柜价格基础上一定比例的代购费。国内买家还需自行承担国际运费以及该商品在美国所被征收的消费税。

因为美国各州的消费税率各有不同,商家标签标注的通常是未计算消费税的价格。王慧所在的密歇根州消费税为6%,除了一些免税州以外,美国其他各 州的消费税大都在4%~7%之间。而我国对奢侈品征收的消费税高达30%。难怪不少业内专家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曾多次呼吁:“若要减少国内外奢 侈品差价,相对降低关税而言,调整消费税更为迫切。”

为了获取价格上的优势,王慧除了去Outlets买货、囤货之外,她平时就是密切关注品牌的官方网站,一到“母亲节”、“父亲节”等节日,官方网站会发布产品的折扣信息,王慧也都会借此囤上一些折扣商品。

难题

国内买家最后支付的价格为:美国商品标签的价格×(1+消费税率)×(1+代购费率)+国际货运费用。当然具体的商品存在差异,但代购的国内买家支付的这些所有费用总和,通常也只是国内专柜价格的70%左右。

两年下来,代购网店为王慧带来不小的经济收入,这背后也是中国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的不断扩大。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2011年我国 海外代购市场交易规模达265亿元,同比增长120.83%,预计今年将飙升至480亿元。目前化妆品、奶粉、箱包占据代购商品前三强,紧随其后的是服 装、电子产品。

但王慧对于代购的前景却没有上述数据显示的那么乐观。她的忧虑与代购一直以来存在的风险有关,那就是国际货运。过往同行用邮政运输商品被海关抽 查到补交税款的经历已耳熟能详,1000美元的化妆品若被海关截获那便意味着代购商家要补四五千元人民币的税费,这可能是代购商家一个月赚取的利润。

今年4月,海关又出台新政,规定所有境外快递企业必须使用EMS清关派送包裹,很多须按照贸易货物通关,需要被检查补缴税。这直接导致代购物品的价格上升,而转运公司也重新调整价格,有的涨幅在50%以上。

现在王慧要从美国寄一个包包的国际货运费用差不多就在200元左右,如果这部分价格转嫁给消费者,恐怕很难再保持自己的价格优势,而不转嫁,又面临利润太薄难以为继的两难局面。

为了想办法减少货运成本,王慧也考虑通过个人携带的方式通关。每次先生或是先生的学生回国,王慧都会委托他们集中带一些货品回国放至她国内的合作伙伴处。但因为中国入境居民能携带的免税物品不能超过5000元,超出部分则须缴税,这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

随着离职空姐被判刑的消息传开,有一些网络代购商家延后了发货甚至暂停了业务,而王慧对未来的代购也产生了迟疑,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稿源:第一财经日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8188.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