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新闻

二维码如何找到独立盈利模式

在这个行业里,开发者不需要以“微创新”来掩饰创业之初对借鉴国外模式的事实,几家主要的玩家都不认为彼此是竞争对手…

在这个行业里,开发者不需要以“微创新”来掩饰创业之初对借鉴国外模式的事实,几家主要的玩家都不认为彼此是竞争对手,共同培育着一个出现多年却仍未迎来爆发点的市场。

二维码 ,最早发明于日本,通过某种特定的几何图形按一定规律在平面分布的黑白相间的图形记录数据符号信息,通过图像输入设备或光电扫描设备自动识读以实现信息自动处理。
二维码的应用范围很广,在传统的非手机领域,包括物流、防伪、标签等。在手机应用上,则分为主读应用和被读应用,即电子标签和电子凭证。
在目前常见的手机应用中,主读应用的代表包括灵动快拍、我查查、蜂侠飞等,上海翼码则是被读领域的典型代表。同时对二维码技术应用较多的还包括微信、大众点评、丁丁优惠等。
在过去两周中,记者走访了灵动快拍、我查查、蜂侠飞三家企业,电话采访了我查查,并同时与多位投资人和分析师进行交流,以求展现当前手机二维码应用行业的现状。
没有Copycat的行业
随着电信运营商开始关注二维码并赴日本实地考察,二维码在中国开始第一次迅速发展,出现了银河传媒等一大批二维码软件企业。由于市场尚未成熟,银河传媒等企业未能持续保持高速发展。
二维码在日韩的发展远远较中国市场更为成熟,究其原因,与手机市场的运行机制有关。日本和韩国的手机绝大多数是电信运营商的定制机,几乎都预装二维码功能。因此,在日本街头随处可见带有二维码的印刷品。
中国市场和日韩完全不同。中国的手机品牌和型号极多,定制机只占少数。尽管中国电信已经尝试在部分定制机型中预置二维码软件,但多数用户只能通过在应用商店下载才能使用二维码识别功能。
业态的不同决定中国的手机应用开发商必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中国手机二维码应用在开发和运营过程中也并未照搬国外的模式。
在国外,二维码识别软件多以单纯的工具型应用存在,在中国,几位主要的玩家正在摸索着自己的方向,找寻“拍”的动作后,如何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同质化”表象背后的各显其能
2010年以来,市场上出现了一批手机二维码识别应用。从表面上看都是围绕生码和解码而设置的生成文本信息、短信、名片、网址等功能。但在同质化表象的背后,几个主要玩家分别进行着不同的布局。
灵动快拍用户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用户规模已突破2000万,每月扫码量超过1亿,预计用户数量在年底将达到5000万,正在寻找可行的变现方式。
我查查在一维条码识别技术上处领先地位,拥有百货类、图书音像制品类、数码家电类、医药保健类等共计逾2000万种商品的条码信息库,正在进军二维码市场。
蜂侠飞属后起之秀,正在筹划以二维码为入口,通过建设强大的、“电信”模式的后台管理,更好的服务中小商户。
翼码则在被读领域迅速扩张的同时,介入主读市场,发布了爱拍二维码和街奴等手机应用。
不同的布局背后,与几家公司创始人的背景有关:灵动快拍创始人王鹏飞此前曾创办手机SNS天下网,培养用户的思维较浓;我查查的创始人赵立新同时是图像传感器芯片提供商格科微电子的CEO,在条码识别上见长;峰侠飞创始人曹月华有多年的电信相关从业经验,常于系统性、逻辑性的思考;翼码创始人万青背靠POS机供应商新大陆,在硬件上可以获得更多支持。
二维码行业再次风生水起的同时,也带来了未来发展趋势的讨论:二维码是否会像LBS一样,难以单纯的工具型应用存在?
2011年以来,基于LBS的签到应用一度火热,但如今,第一批以签到起家的LBS已所剩无几,LBS从显性的工具应用转化为众多手机应用的基础功能,应用于微博、飞信、陌陌等应用中。
业内人士分析,LBS应用和二维码在本质上都是信息承载的工具,技术门槛都不高,只有用在行业的纵深上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原文/来源链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7520.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