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新闻

佩奇失声:谷歌会走向何处

拉里·佩奇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了。这位谷歌CEO缺席了6月的股东大会、GoogleI/O大会以及7月中…

拉里·佩奇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了。这位谷歌CEO缺席了6月的股东大会、GoogleI/O大会以及7月中旬的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他的健康问题引起了诸多猜测:急性喉炎、肌肉紧张性发声障碍,甚至是甲状腺癌。

自从乔布斯罹患癌症告别人世,科技天才们的健康问题越来越牵动华尔街和IT界的神经。今年39岁的佩奇正值当年,但满头白发;近两个月来Google+停止更新,更让公众担忧,若佩奇长时间“请病假”,谷歌怎么办?

天才+野心家

佩奇在谷歌的位置举足轻重。自去年4月重掌谷歌帅印以来,这个曾不被投资者认为有能力独立驾驭一家全球市值最大公司的“毛头小子”表现出了极大的野心:布局社交工具Google+、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将科技幻想产品谷歌眼镜推向市场。谷歌正要变成佩奇“一个人的公司”,这位科技天才已经拥有将未来构想变现的雄心。

如果列举去年4月以来谷歌的一系列收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佩奇的逻辑:收购移动音乐同步公司PushLife,以助实现iTunes音乐库与非苹果制造的设备之间的同步;收购机票预订软件厂商ITASoftware,意味着未来搜索门户将与机票信息进行整合;斥资约4亿美元收购广告优化平台 AdMeld,以提高广告盈利效率;收购数字积分卡公司Punchd,目的是和谷歌钱包移动支付服务相整合;收购社交网络创业公司Fridge,是为了完善Google+在圈子上的功能;收购餐饮信息提供商Zagat,则是要把搜索和位置服务与Zagat信息结合;当然,浓墨重彩一笔的是以125亿美元巨资收购摩托罗拉移动。

佩奇的算盘已不是秘密:布局移动领域是谷歌的战略目标;强化和完善碎片化的Android生态系统,打造一条比苹果还要完整的产业链(推出 Google Drive云储存服务、全新搜索GoogleNow 以及发布Nexus 7平板电脑、Nexus Q播放器等硬件等也是为此),这些是谷歌的当务之急;还有就是通过Google+弥补之前几年在社交方面输于Facebook、Twitter的遗憾。

在佩奇的带领下,谷歌业绩保持了前进态势:在截至6月30日的2012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公司营收122.1亿美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 27.9亿美元,同比增长11.6%。再向前一个季度,谷歌营收同比增长24%;净利润同比增长61%。这和2011年佩奇上任前的前三月相比,可谓突飞猛进。虽然摩托罗拉从今年5月收购交易开始到6月末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同期亏损2.33亿美元,但雄心勃勃的佩奇显然对摩托罗拉这张拥有24500万个专利王牌的未来充满信心。

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只体现了佩奇野心家的一面。成长为一家市值2000亿美金,拥有近3万名员工的互联网巨头之外,Google在佩奇的领导下,还在积极利用其广阔资源拓展新业务,比如投资50亿美元参与建设离岸风力发电站。

谁能代替他?

佩奇出任CEO,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谷歌进化的必然。从决策层面看,他终结了谷歌过去十年里三驾马车的架构。1998年,他和谢尔盖·布林创建了 Google,并以其名字PageRank作为Google排名运算法则的一部分。虽然公司成立后佩奇就出任CEO,但投资人将IT界享有盛名的埃里克· 施密特推荐给这家新兴科技公司。

在施密特这位年长近20岁的大家长带领下,谷歌一路高歌猛进,不仅在搜索领域称霸世界,更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在谷歌内部,也形成了由佩奇、布林、施密特三人共同决策的机制。

不过近年来,年近60岁的施密特则显现出了在社交和移动上的动作迟缓:Facebook迅速窜红并分食搜索的广告市场;谷歌错失收购 Twitter的大好时机;苹果凭借软硬件集成的产业链把握着移动互联网领域入口;曾令无数年轻人趋之若鹜的谷歌公司甚至不再是IT高材生们的首选。

2011年初,佩奇再度走到台前,接任CEO,施密特则主要负责与合作伙伴、政府部门沟通等外部事务。布林负责新产品等战略项目。

虽然在公众看来,39岁的佩奇依然不善言谈,甚至有些不拘小节,但熟悉他的人认为,其理想主义特性为谷歌基因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正是基于佩奇的长远眼光,谷歌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拍卖无线移动频段;他想让全人类共享知识,设立谷歌图书项目;收购Android也是出于他对移动互联网的长远思考。谷歌的规模日益庞大,但佩奇仍然想方设法让谷歌和初创公司一样灵活,并视创新如命。从这个角度上看,佩奇颇有些乔布斯的完美主义偏执狂风范。

他的伙伴布林则不同,谷歌的第一位雇员Craig Silverstein说:“只要有机会,佩奇绝不放过,公司会为此全速前进。但布林不会那样。我很难保证如果布林来做出那些决策,谷歌会变成什么样。” 在前苏联成长的背景让布林在谷歌退出中国问题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虽然当时施密特认为保留在中国的搜索引擎可以让它做更多的事情。

“两位创始人都有技术和想象力,但佩奇才是公司发展远景的掌舵手。”Craig 说。但问题是,现在佩奇“请了病假”后,谷歌还会按既定的航线走下去吗?NO佩奇,NO谷歌?

不过也许,此次佩奇的“失声”,没准能让谷歌未来发明更多方便残疾人的科技产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6936.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