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新闻

周鸿祎:我像巴顿将军一样喜欢打仗

他语速奇快、滔滔不绝,犹如一排连珠炮,不断射向“敌人”。而且,挑战强者周鸿祎特别不喜欢别人另起话头,他随时随地…

他语速奇快、滔滔不绝,犹如一排连珠炮,不断射向“敌人”。而且,挑战强者周鸿祎特别不喜欢别人另起话头,他随时随地要控制局面。口头禅是:“你让我说完。”仿佛追兵已至。战情紧急。这一次,他的对手是雷军。

周鸿祎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穿一件红色T恤。事实上,他唯一的一套杰尼亚西服,只是在奇虎360上市时亮过一次相。当摄影师让他换上时,周显得极其不适:“这一点都不自由。”他说。

360的办公楼,坐落在一个类似创意园的地方。房屋不高,周围绿树成荫。

周鸿祎的办公室里,到处是黑胶唱片。既有刘文正,也有杰克逊的;茶几正前方摆着一套硕大的音响,黑白双色、足有一人来高,颇为“拉风”。据说,这是周鸿祎自己设计改装的,价值300万元,平日里不让任何人触碰。

另一侧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张张的靶纸。这是他在香港打靶的成绩,军用手枪级别。

坐在沙发中央,正好能听到最曼妙的音乐。但此时的周鸿祎,显然没有这个心情。他一指唱机:“喏,早就蒙上一层灰了。”

他语速奇快、滔滔不绝,犹如一排连珠炮,不断射向“敌人”。而且,挑战强者周鸿祎特别不喜欢别人另起话头,他随时随地要控制局面。口头禅是:“你让我说完。”仿佛追兵已至。战情紧急。这一次,他的对手是雷军。

和雷军之战

有周鸿祎在,就有对手。平日里,他就觉得自己是一个战士。“像巴顿将军,喜欢打仗,闲不下来。”

事实上,在北京郊区怀柔,周鸿祎给自己弄了一百多亩山地,搞成了一个真人CS训练基地,还专门请了退伍的特种兵当教官,练习枪战。

7月7日,他在微博里贴出了自己在怀柔最新枪战的照片。并且笑言:“以后大家要PK ,不要去朝阳公园了,还是来360特种训练营。”

而两周前,周鸿祎在网上约雷军到朝阳公园PK,把“小三大战”(小米和360的手机大战)推向了高潮。

战斗在5月18日打响,针对15万小米青春版手机,在11分钟内预订完毕的消息,周鸿祎发了一条微博:“太深奥,没看懂,哪位技术高手给解释一下,手机这么快卖完不是好事情么。说明市场潜力巨大,也是对所有的手机厂商互联网公司发出讯号:钱多,速来!”

两小时之后,周鸿祎就在微博上宣布推出360特供机1.0G双核“华为闪耀”,不仅将价格也定在1499元,而且自称国内性价比最高,还以“青春在这里闪耀”宣传,与“小米青春版”直接“叫板”。

一时之间,360手机吸引眼球无数。与此同时,周鸿祎还不断在微博上向小米挑战,从屏幕大小、生产工艺,再到售后维修等环节都一一质疑。

“小米官网声称使用‘BM10进口1930mAh锂聚合物电池’,但拆开小米手机后盖,电池标签上却标明:‘飞毛腿(福建)电子有限公司为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造’。明明福建产,如何变成进口?”周鸿祎在微博里发难。

对此,雷军解释称,“小米手机电池的电芯是由LG供货的,但电池的封装即外面套的那层铁壳皮在国内完成。但原先的表述确实欠妥,官网已将‘进口电池’改成了‘LG电芯’。”

关于电池的问题,雷军反将一军。“360之前那款特供机用的是液态锂电子电池,而非锂聚合物电池,后者安全系数高得多。”雷军称,过去10年里手机电池技术进步很慢,国际一流的品质比国产最好的要贵一倍,而国产大路货又比最好的便宜一半。“周鸿祎从未公布电池是哪产的,我很好奇。”

一片混战中,双方把各自的手机,全都进行了分解拆机。戏剧性的是,不仅雷军、黎万强等一众小米高管轮番出面应战。金山ceo傅盛、华为高级副总裁余成东、高通副总裁沈劲也卷了进来,甚至连远在深圳的马化腾,也隔空助阵。“唉!其实他是个演员。剧情、套路、表情每次都差不多。雷总(雷军)看透了就陪他练到底吧。”2012年5月19日凌晨1点46分,针对雷军发微博,暗指周鸿祎通过“骂人吵架做市场推广”,马化腾转发雷军微博并如此表示。

在中国互联网界,周鸿祎以善打口水仗著称。如今,周鸿祎将“枪口”瞄准了一个跟他认识17年的同乡兼熟人雷军。“我承认,我把小米的问题抛出来,这是竞争的手段,但我没有造谣和无中生有。我这是阳谋,不是阴谋。”周鸿祎说。

而云科技博客发起人程苓峰在5月18日当天如此评价:“老周果然完胜,小米还是卷入了口水战。360手机还没有上市,已经和小米站在了一个级量的pk台上。以小搏大,借力打力,一个四流公司要主动向一流公司挑战,当被一流公司视为竞争对手时,就算无本赢了很多了。这个势借到位了。”

雷军回复程苓峰说:“原来某人是来占便宜的,还是被他得逞了。对于某人明显阴招黑你,保持沉默吗?”

周鸿袆的江湖之争

周鸿祎和雷军,两个互联网名人,一个被称为“战争之王”,一个被称为“IT劳模”,他们从朋友到江湖仇人的过程,映射了一个没有围墙的互联网江湖。

雷军生于1969年,比周鸿祎大一岁。两人同是湖北人。两人的妻子同在方正集团工作。

1995年,周鸿祎从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的方正公司。当时的周鸿祎只是一个小工程师,而雷军已经在金山做了一年总经理。“他属于少年得志。”谈起初到北京的日子,周鸿祎告诉记者:“一个共同的朋友,请过我们两人吃了一顿饭。”

此后,雷军没事就开着金山创始人求伯君送给他的捷达车,去找周鸿祎以及别的一些朋友,一起到北京大学看电影和滑冰。

但当《外滩画报》向周鸿祎求证时,他说,“我从未和雷军做过朋友”,因为“性格使然”,“雷军成名很早,他有点装,总是端着。”周说,“谁愿意总是和一个‘前辈’在一起呢。”

不过,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与周鸿祎和雷军都是朋友。据他回忆,2004年前后,两人还常有来往。他们分别卖掉自个儿创办的公司的时候,都曾请过包括对方在内的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祝。

两人交恶,是在2008年,周鸿祎推出了免费杀毒后,直接打击了金山。而金山对于雷军来说,几乎就是他全部的《青春之歌》。

此后,周鸿祎和雷军都在各自的轨道上前行。而且在2012年,再次交集。2012年,互联网企业纷纷做起了手机。在马云、李彦宏、陈天桥、雷军率先冲进市场之后,丁磊和马化腾各自闭门造手机,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一时间,风起云涌。移动互联网入口的争夺,不断向用户端逼近:从最早的门户搜索,再到浏览器、操作系统,现在已然转移到了手机。

其中,雷军进入得早,玩得大。小米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成立仅2年后估值即达到40亿美元,在中国已上市互联网公司中,仅次于腾讯、百度和网易,这一估值接近传统手机厂商黑莓49亿美元的市值,相当于诺基亚市值的一半。

而其他互联网巨头的玩法,各不相同:盛大在手机上选择研发、运营品牌,外包制造。5月28日,盛大Bambook智能手机开始预售,价格为1299元。

阿里巴巴则直接拥抱制造商,强化其移动终端平台。目前,阿里云手机中,已经整合了淘宝系应用,并将支付宝接入系统。

百度则在2012年5月,与长虹合作,推出了新千元云智能机;而腾讯,此前与华为等厂商合作输出自有应用系,如今也正在开发整合系统。马化腾本人,早就对外公布“自己通过手机的上网时间,已经超过了电脑”。

此情此景,周鸿祎作何感想?面对《外滩画报》的问题,他很直接地答道:“我很慌。”

“当大家都一股脑去做手机的时候,我就能看出苗头。”他说,“中国互联网的巨头,喜欢搞垄断。谁做手机,里面就会装满自家的软件。要是腾讯做手机,可能别的软件都装不进去,用户想用都用不了。”

周鸿祎很怕这种局面,“如果无线互联网的未来是这样的景象,那就很悲惨。”逡巡了半年多,周鸿祎遇见了传统手机厂家,发现“他们心里也很慌”。包括华为、海尔在内的手机厂家,已经感觉出,“未来,互联网公司一定会颠覆掉卖手机的传统生意。”

但是,“知道也没用,”周鸿祎说,“手机厂商的基因和互联网完全不同,他们想转型也没辙。”忽然之间,周鸿祎灵光一闪:“我意识到,我们可以结盟。”

“中国文化,不喜欢我这种人”

周鸿祎常被人唤作“老周”,“老周”喜欢看书,一个星期十本。和江湖上骁勇的形象不同,他的书柜里居然摆着好几本洗涤心灵的书。

相对他听古典音乐的喜好,周鸿祎更广为人知的是他的好勇斗狠。周鸿祎在管理上很强势。3721时代,生存压力极大。周鸿祎着急起来就摔东西、拍桌子大吼,甚至把声带喊撕裂了,说不出话来,就在黑板上写。

“中国传统文化,不喜欢我这种人。”周鸿祎坐在沙发上,倒也坦然。他既是中国互联网里最能挑起“口水战”的人,又是最能打破已有规则的人。

1970年10月,周鸿祎出生于湖北。幼年随同作为测绘工程技术人员的父母,迁居河南。后求学于西安交通大学。

当时个人电脑是很奢侈的事情,周鸿祎为了搞防病毒卡,半夜跑到机房蹭电脑用。丢了电脑的机房工作人员误认为他是小偷,报警把他抓进了公安局。审问了两天没什么证据,放了出来。周鸿祎说:“我对抓我的人说,将来有一天我能做出一个别人都没做出来的东西,拥有自己的公司。他们都在笑。我的导师也觉得我是一个不安分守己的人。”

现在,在中国互联网界,周鸿祎绝对是个“人物”:他和李彦宏抢过生意打过官司,和马云相互“封杀”对方,抢过丁磊的地盘,连杨致远都亲自给VC写信说不要投他,也与马化腾打过一场尽人皆知的恶战。

周鸿祎成名互联网的第一仗,是与CNNIC(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交锋。CNNIC成立于1997年,行使国家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的职责,具有半官方的性质。当时3721中文域名卖得很火,CNNIC也推出了它的中文域名,与3721形成竞争,周鸿祎回忆此事说:“当时我也很蒙,这么一个小公司,不知道怎么办。王功权(前鼎辉合伙人,3721第一笔投资的投资人)这时一反常态,他告诉我:你投降也是死,反正是死,为什么不奋力一搏?他说不管是谁,凡事总得有个理,总比举手投降要好。”

最后,周鸿祎胜出了。到现在他还是认为,王功权对他影响至深。“我这个人,从来不畏惧任何形式的强权。谁惹我,我都敢上。”

“但是,我打完就忘了。”他说,“在圈里,我和那么多人打了,该谈事、喝酒还照常。”

周鸿祎读大学时,有一次学校说某时间不安排考试,突然又安排了。同学们很生气。他和另外一个同学挑头:“你们考,老子不考了!”说着就走出教室。其他同学一看,也跟着罢考了。从大学起,周鸿祎身上就体现出很强的江湖色彩:不服管,自己认为不合理的话一定要抗争、好打抱不平、讲义气。尽管,周鸿祎在外界富有争议,但是仍然赢得众多追随者。

“而且,我还喜欢干点颠覆产业的事。”说到此处,他颇为得意。他说:“我不能当旁观者。”

现在,周鸿祎“唯一想干的,就是别人不敢干或者别人想都没想过,或不敢干的事”。

具体来说,四年前是做免费杀毒,如今是和手机厂商结盟,推出360特供机。“自己不做硬件,与手机厂商合作。”周鸿祎选择了一种快捷、小风险的方式,切入智能手机市场。

事实上,360与硬件厂商之间是等价交换。360在合作中的角色,就是做低成本的互联网营销,向自己近4亿的用户推广性价比高的360特供机,帮助硬件厂商把销量做上去。而作为交换,360的软件和应用将会被预装进入硬件产品,取得更高的用户覆盖。“忙活了一小时,替A卖出手机,周老板才得到5000个手机用户啊。”对于对手的嘲笑,周鸿祎倒毫不为意。

“四年前,大家都觉得免费杀毒大逆不道,但今天都在效仿。未来很多互联网公司,一定会学我这个模式。”他透露,在和丁磊私下聊天时,他也建议后者采用此模式。

“别人老觉得我有点二。”他说,“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其实就是从众,如果小众了,别人就会觉得你很二。”

“可一件事情,已十拿九稳。一味模仿,还有什么趣味?”他往后一靠:“我玩的就是心跳。”

在北京怀柔打CS,周鸿祎基本上属于尖兵,很少和别人配合,擅长游击作战。他随时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始终持枪准备射击。周鸿祎喜欢打CS,一个月要玩两次。“他玩CS的时候,像孩子一样。”和他打过CS的员工说。

B=《外滩画报》

Z=周鸿祎

“我敢挑战一切强者,但不和趋势斗”

B:你说你是一个很善于合作的人,怎么外界都觉得你好战,和谁都打呢?

Z:你跟人家合作,谁也不会敲锣打鼓地说,但是你每次都会有一些敌人,那就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了。其实,我是很善于合作的。我自己想了想,可能还是因为我是做技术出身的。 其实,业界和我交战的人并不多。

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跟百度打起来了。怎么说呢?那时候没有经验,但是我仔细想了想,实话实说,都不是我主动去挑别人的。比如我做了什么事,别人觉得很创新,想模仿。那个时候,百度模仿我的插件模式,他们干不过我,所以他们就删我的软件。我就反过来删他们的软件,大家不就打起来了。

那仗完了之后,我自己做了很多总结,我后来就认为:无论是谁,打仗是无可避免的。中国的互联网,有时候简直就像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就是一个丛林文化。你要是一个绅士,你早就被乱刀砍死了,不得不学会杀出一条血路。我自己总结,跟人打仗不好,但是不要主动打。第二,打仗的时候一定要重视用户,不要为了打仗伤害用户的体验。

再往后看,我打了很多仗,我认为我都是被动的。我替雅虎做邮箱,搞了一个合作联盟的策略,我率先挑起扩容战,把邮箱从6兆扩到1G,完了之后跟很多网站结盟,当时把雅虎一下从第六名做到第二名,就给网易很大的压力。

丁磊当时对我很有意见,后来我到广州找他。我们喝了一顿酒,大家反而成了很好的朋友。

B:你和别人打,一般都会结梁子。怎么,你跟丁磊打了之后,反而成为好朋友了?

Z:我这个人就这样,跟谁打过我就忘了,我不记仇,很多人不忘。

你没有发现丁磊也是不装的人吗?他平常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而且他也不太在意这个,到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

B:当时喝酒主要讲什么?

Z:就是讲讲邮箱之战。2006年做流氓软件的时候。我们没有骂任何人,但是我要杀流氓软件,实际上是把行业的潜规则破坏了,这样,行业里的同行很恨我,这个我没法避免。2008年,我开始做免费杀毒。从此,瑞星跟金山就一直骂到今天,都没有停。你把他们的上市梦都给毁了,但这场仗也不是我挑起的。包括大家知道的3Q大战,不是说我主动做了什么业务去挑战腾讯,去竞争,是腾讯觉得我成长太快了,它要遏止我,所以它做了一个抄袭我们的产品,然后想强迫用户用,然后想把我们的软件从用户电脑里踢出去,这样才发生了后来的3Q大战。所以我感觉,只是我个性显得比较好战。

B:那你是显得好战还是本来就好战?

Z:我认为我并不好战,只是善于战斗。就是别人别惹我,如果惹了我,我做不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年跟马化腾没闹之前,我们也是朋友,就是我们这帮互联网里的人,性格还行,你没觉得互联网里这些人不太装,不大可以端着吗?丁磊也不端,就是说其实行里很多人不装,马化腾也不太装。但是由于企业做大了,有时候可能不得不端一点,但是他基本上不装。

B:还是性格吧。

Z:打了以后,碰上马化腾也会聊。我跟张朝阳也有过竞争,互联网大家都有各自的触角,但是我觉得一般比较有胸怀的人不大记仇。

雷军金山做得不成功,所以他一直想要重新证明自己,但是太想证明了,动静有点太大。我觉得你做成功了,大家自然会尊重你。但是他特别要面子,就在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即使朋友之间,也会让你感觉到他跟你是不平等的。因为在他心目中他是我们的前辈,谁愿意跟老前辈在一块?

B:你想做手机,从什么时候开始?

Z:这一两年吧。因为,安卓手机都需要安全保护,而360又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互联网的人,其实都有点心慌——害怕无线终端被人控制了。这种感觉就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控制,但是又不想被别人控制,你理解吗?反过来,手机厂商心里也很慌,因为手机厂商感觉日子不好过。他们也在观察,感觉互联网公司会颠覆卖硬件的传统生意。这两种想法合在一起,就有很多的手机厂商问我,说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就意识到,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他们想向互联网转型,但对互联网不了解,基因不一样。

我可以帮你们把手机安全软件做好,把手机的一些用户体验改好。其实,我还是在做360。

B:360以后完全没有可能自己去做手机吗?

Z:我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包括有手机厂商要求我们一起做,这都是诱惑,特别是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做过硬件,刚进硬件的时候,一看硬件这么赚钱,硬件容易形成销售额,但是实际上你想一想,为什么我拒绝?我觉得这不是我的生意。360必须专注在它擅长的领域,如果盲目地去做很多东西,最后可能以失败告终。我觉得做手机卖手机这个生意一定不是一个朝阳产业,他们自身要转型,我干吗去跳火坑。我一直认为人跟什么都可以作对,我敢于挑战一切强者,但是人不能跟趋势作对,你跟历史趋势作对,螳臂挡车。

再过三年,以后手机硬件几乎无利润,因为利润会非常微薄。在这个产业链上,作为一个硬件厂商就会分化,要么你就转型互联网,通过互联网服务来赚钱。每个手机它从过户卖一个物理设备,变成一个信息终端,变成我们跟用户之间的一种桥梁,一个传递服务的接口。

我觉得未来在手机销售渠道、在格局上,互联网跟运营商还有传统的渠道三分天下,也就是说将来可能三分之一手机还是通过传统渠道卖。还有三分之一渠道通过运营商,因为运营商对用户的控制力很强,可以通过话费补贴。最后,还有三分之一,可以通过互联网,直接把高性价比的手机给推出来。

文章/网易科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5537.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