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互联网

PingWest联合创始人骆轶航: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

PingWest联合创始人骆轶航: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

PingWest联合创始人骆轶航: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托式派对出品作者 | 骆轶航

恭喜你们,2018年要滚蛋了。

对我身边的很多朋友来说,2018年愁云惨淡、震惊连连,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屯了房的被困住了手脚,买A股和买美股的都痛不欲生,热火朝天创业融了一大笔钱的因为欠薪进了失信人名单,年初搞区块链发横财的年底都不知道哪儿躲债去了,税收社保政策的过山车把小企业主们弄得一惊一乍的,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对华为中兴突下“黑手”让中美之间的科技交流者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共享单车大面积倒闭了,好多会写文章的朋友公众号被封了,有的人连微信个人号都被销掉了,很多知名人士去世了……还有知名新锐企业家出来吓唬你:“2018年是过去10年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

逃过了2018年,2019年就一定好么?如果2019年底大家再凑一块儿集体号丧的话,还有人凑上来递手巾把儿,给你们一个温暖的涌抱么?

其实吧,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

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发财了,我半点财都没发,公司也没做得大红大紫,经营的压力挺大的。我手里也攒了一些推进了整年,但仍然没能彻底了结的事。我还在社交网络上被重度人肉暴力过,吓得不敢乱说乱动。但对我来说,2018年,things didn‘t get worse,我的公司还在进步,我本人的视野、知识储备、处理一些事的经验和人际圈子也在进步,我和大多数朋友、企业家和社交圈子里的人的关系经受住了考验。如果给自己算一张balance sheet的话,2018年我没吃什么亏,我也不欠着谁的。

其实2018年我最自豪的是,预测的很多事都中了:比如腾讯的整体运营和人设会出问题,陆奇在百度干不长,共享单车的狂飙突进不可能持续,用区块链蒙事儿割韭菜的会很快找不着北,乐视得彻底死透了,融创投资的时候根本没认真做尽职调查,擅长融资的独角兽们早晚要断炊……不赶早不赶晚,进入2018年第二季度,它们排着队、有节奏,呈均匀分布地在9个月的时间里,被逐一验证了。

我自己过得也没那么好,但你们过得都更不好还都让我说中了,那我这一年也还算可以。

其实在我看,2018年是乐观主义者们的懵圈之年和悲剧之年,但却是悲观主义者相对平静的一年,而我就是那个悲观主义者。

所谓的悲观主义,其实就是“信命”,也就是相信事情的本质和规律,相信历史的进程。

过去几年,至少从2012年到2016年,我身边可没什么悲观主义者,大家都相信人定胜天,都相信太阳永不落,都相信有勇气就会有奇迹。

2013年,我开始唱衰“大众创业”,嘲笑过“绣口一吐50天1亿美元”的创业忽悠小清新,打过“宇宙煎饼”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的脸,在电视节目里直接喷过“航天少年”胡振宇,写过《珍爱创业,远离创业大街》,为这些我得罪过不少人,甚至是投资过我的人。2015年,我开始大规模、全方位、持续了两年对乐视的质疑,也被乐视的股民、乐视高管和看好乐视的投资机构和媒体围攻过。2017年我人到中年,性情大变,温和了很多,在私下里跟投资界的朋友说“共享单车现在这么做永远不可能是一个生意”,对方回复:“你想多了,它怎么不可能是个生意“,然后跟我煞有介事地分析每辆车的成本,押金的总量和每骑一次的收入,跟我说共享单车24个月必然盈利。人到中年就容易怀疑自己,我将信将疑,于是接了一家共享单车的推广案子,果然没有收到60%的余款。

到了2018年,我当年说的大多应验了。看看今天肃杀的创业大街,看看做了区块链躲得人影不见的赫畅,看看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胡振宇,看看可能永远回不了国的贾跃亭,再看看共享单车的坟场,我挺自豪,也挺孤独。为什么你们当初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呢?为什么你们当时都那么忘情投入呢?为什么你们当时就看不出来那么多创业项目能融那么多钱不靠谱呢?为什么你们当时真的被乐视“生态化反”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呢?为什么那会儿你们总教育我“不要打压年轻创业者,要宽容,要承认自己的局限”,然后今天转过身来就语重心长地跟被你们忽悠到坑里的创业者说“资本给你的,早晚有一天你要还回去”呢?你怎么就好意思说呢?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很多人以为自己看到了历史的进程,但其实他们没看到。他们以为那个让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就是历史的进程,但其实那个不是,那充其量就是历史崴了一脚。真正的历史进程,是2013年以来执政党和政府年年都强调的经济“新常态”,是制造业的大范围迁移,是劳动力人口逐年减退的那条曲线,是消费重心的不断下移……这个历史进程不全意味着坏事,因为它符合规律,迟早要来。围绕着这些历史进程做的事,大多不会太糟糕。

但遗憾的是,过去的几年,我们身边大多数志在必得的人,都是例外论者。其实从2015年以来,“世道变了”的迹象已经到处都是,但他们不相信。他们相信房价永远不会跌,他们相信中国经济增长永远不会停止,他们相信热钱滚滚,只要有退出就有奇迹,击鼓传花但鼓声永不停,他们相信就算别人出了问题,但我会例外,我会继续胜利。他们互相传染,互相给对方信心,互相高潮。他们是2014年和2015年的集体狂欢者,他们也是2018年底号丧最响亮的人。

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它让我们相信历史规律。人的一生总会赶上至少一次历史转折,它迟早要来,而任何转折都有赢家和输家,但我们身边的很多“积极有为”的人们,都选了在1948年加入国民党的那一条路。

我觉得2018年挺好的,它让我们相信常识。很多人今天在号丧,其实是温水煮青蛙,这些青蛙已经跳不出去了,只能再最后嚎一嗓子。常识的特点就是没有例外。任何人都不要当例外论者,任何人都不是超人,都不会获益于例外论。当人们被过去的幻象迷惑,会被推着忽忽悠悠地往前走,那虽然不是一块红布,但也蒙住了双眼蒙住了天,让你看见了幸福。

2018年,当悲观主义者发现身边的乐观主义者都变成了悲观主义者的时候,他反而成了那个最乐观的人。

告别了2018,希望我们就此告别“必然王国”,迎接2019,希望我们迎来的是“自由王国”。这么看,2018年挺好的。

骆轶航

2018年12月30日凌晨于北京安贞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52388.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