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新闻

柯达式“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

本文作者为电影制作人Kenny Suleimanagich。通过与柯达前员工的交谈、通信,文章还原了柯达从辉煌…

moluo本文作者为电影制作人Kenny Suleimanagich。通过与柯达前员工的交谈、通信,文章还原了柯达从辉煌走向没落的历程。曾经跻身世界500强的柯达,如今身陷破产的泥沼之中,让人不胜唏嘘。

纽约罗彻斯特。迎着一阵冷风,我走出火车站,步入将低矮的街道蚀刻为黑白的雪漩涡之中。车站离市中心并不远。坐上车,一会儿便到了市区。一座引人注目的的地标性建筑映入我的眼帘,在这栋建筑的顶端,是五个闪着红光的大字:


19世纪80年代,George Eastman在这里发明了休闲摄影,并因此发了一笔财,将这座小镇建成了一座城市。在超过一百年的时间里,世界各地的人们仅需“按下按钮”,柯达就能“包揽其余的一切”。

1996年,正处于巅峰时期的柯达在“全球最有价值品牌”中位列第四。这一年,柯达占据了全球影像市场三分之二的份额,年收入达160亿美元,市值更是达到310亿美元。在1982年——柯达员工数最多的一年——有超过6万人在罗彻斯特工作,大部分人在“柯达公园”(Kodak Park)工作。该园区占地120多英亩,拥有自己的发电厂和消防部门,俨然一座城中之城。它曾是影像与创新的标志,如今虽然还矗立在城中,规模却远不及以胶卷生产为核心业务的时期了。2012年1月底我来到了这个地方,亲眼见证了柯达缓慢却不可挽回的颓败之势。

在猛烈的暴风雪袭击着纽约北部的时候,一位破产法官批准通过了一项计划,该计划旨在偿还柯达高达68亿美元债务的大部分,并为其走出破产保护程序铺平道路。在一年多以前,柯达按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规定申请进入破产保护。按柯达的计划,它有望在今年第三季度走完该程序,退出破产保护。

我前去用餐,迎接我的是一番充满挫败感的苍白景象。两位中年男子坐在我的隔壁桌。其中一个穿着印有“柯达照片冲洗产品”的运动衫。在他的同伴仔细地阅读当地报纸Democrat and Chronicle上一篇关于柯达将数以千计的数码成像专利卖给以苹果、Google和微软为首的财团的文章时,他往自己的咖啡里加满了奶和好几勺糖。这些专利的售价远远不及柯达高管预估的20亿美元,但这些钱将为这个囊中羞涩的公司争取到实现重组计划的时间。

柯达CEO Antonio M. Perez认为他们的商务印刷业务将受到如产品包装制造商这样印刷量巨大的客户的欢迎。即使能够如愿,大部分人还是认为这不过是“垂死挣扎”,柯达终将将沦为箱子制造商——用来运送未来摄影设备的箱子。

当我问起20世纪80、90年代那段柯达统治影像世界的美好回忆,每一位柯达的前员工都是一种肯定的口气。但谈及现在,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泄气,尤其是那些在颗粒无收的重组年间被裁员的人们。

我去罗彻斯特拜访了Ron Andrews,一位在2005年公司开始淘汰胶片制造产业时被裁员的化学工程师。他在柯达工作了超过30年。他参与发展和完善的胶片Kodachrome,最终于2009年停止生产。摄影记者Steve Mccurry曾用它拍摄了1985年National Geographic标志性封面——一张天真的阿富汗女孩的照片。如今,Kodachrome不过就是另一款消失的胶片罢了。

Andrews自称是“技术迭代”的受害者,但显然他对柯达的感情是深沉而复杂的。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刚毕业的他就开始在柯达工作;最后在公司动荡时期,柯达却再也容不下他。“回想起来,我离开的可能正是时候。”我们在Radisson酒店大厅见面时他回忆说,“其他人留在那儿策划着自己的结局。”Andrews是创造“Kodak Moment”的一份子,一名出色的工程师和机械师,制造出了照相机;同时又是一名化学家,操纵分子使光驻留在胶纸上。

在20世纪末期,分子以及其化学分支还是柯达产业的核心。化学产业于1993年脱离柯达,如今仍在研究与发展,并且盈利丰厚,2012年总收入达86亿美元。

Eastman深知化学的作用。在十年之间,这位柯达创始人发明了第一卷实用性胶卷,之后制造了首个能够可靠地使用胶卷的相机。从此之后,摄影不再是一个令人烦恼的过程,也不再局限于专业领域。在他最初的设计稿上,他写到他的改进可以运用于“侦探级照相机”这一级别的摄影器材。一波小型化的新浪潮使可隐藏和伪装的设备成为可能,这种设备常用于低级娱乐:偷拍。藏在剧院用小型望远镜、雨伞及其他日常用品之中配有一次性化学胶片的照相机,成为了一种时尚。换句话说,让Eastman痴迷的不过是当时人们认为的廉价新奇的玩具。和Netflix早期相似,柯达依赖于美国邮政服务:客户将用过的相机寄到罗彻斯特,在这儿胶片被取出、加工、切割成帧;底片和相片将和装上新胶卷的相机一起寄回去。突然之间,摄影对每个人来说都易如反掌,Eastman的新业务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壮大起来。

90年后,另一个柯达实验室的创新者制造了一套能够将光波转换为电子影像的集成电路。见过它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都认为它同样会被贴上“玩具”的标签,同样会在一夜之间带动一个新的产业。但这一次,柯达却不再是这个产业中的一员。

柯达——一家功成名就的大公司,为何会错失新的机遇呢?当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以及柯达到底发生了什么时,我给Raymond Demoulin发了电子邮件。

图为Raymond Demoulin1992年在Center for Creative Imaging

Demoulin1954年进入柯达,从“最底层”做起,不断升职,最终在1986至1993年前成为主管专业影像的副总裁。长久以来,他都被认为是最早在公司中提倡电子影像改革的人,尽管这个事实常常被忽视。Demoulin被程为“圣人Raymond”,或是褒奖或是讽刺,这取决于出自谁人之口。他十多年前就退休了,但至今仍关注有关柯达的新闻,偶尔还会发表一些评论。

通过Demoulin,Andrews及其他几位之前供职于柯达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叙述,我串起了一段柯达的“历史”。这段来源于柯达公司中被忽视的数字化创新者的故事,讲述着历史上吃了“闭门羹”的伟大技术之一的坎坷历程。正是无视胶片摄影即将来临的末日的管理人员,把这个绝好的机会拒之门外。

在我们的邮件往来中,Demoulin给我发了两份他撰写的商业报道,文章逐点分析了柯达没落的原因。根据他给出的数据,每卷成本仅1美元的胶卷,售价却是成本的8倍,柯达因此获取了巨大的利润。他说,这虽然极大的推动了公司的发展,但最终却成了困住柯达的囚笼。管理层痴迷于眼前的收益而忽视了市场已经逐渐转向数字化,原来的胶片摄影将被淘汰的事实。“他们总是持否定态度,”他说,“他们不愿意放弃市场90%的份额去博得只占市场10%到20%的数码摄影用户的欢心。”

柯达对胶片的崇拜并未逝去,它还在George Eastman House Museum里向世人展示着曾经的风采。George Eastman House Museum坐落于罗彻斯特附近风景如画的Park Place中,与被风光不再的柯达公司比邻。Eastman House中有许多藏品,包括100多年以来摄影技术发展的重要创新,它们大部分出自柯达之手。比如第一台16毫米电影摄像机,Brownie傻瓜相机模型,NASA从外太空拍摄第一张地球照片所用的的设备……

两台造型古怪的设备吸引了我。其中之一是Nikon DSC-100。这是一台老式单反,配备有一条笨重的数据线使之与存储设备相连,以弥补小容量的不足。这和如今的智能手机的原理很相似。另外一台是Canon的老式单反,为了扩展容量而配置了一个它本身体积两倍的配件。它们是第一批消费型数码相机的例子,讽刺的是,柯达正是它们的设计者。

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民主纪事报曾采访当时的CEO Colby Chander,请他谈谈如何看待柯达在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是五十年的发展。他回答说,柯达一直是“分子领域的奇迹”,将来仍将持续这个神话。实际上,当时图像已经开始走向数字化,柯达引以为傲的分子奇迹逐渐被无情地淘汰。

转折点出现在1975年。那时,25岁的Steve Sasson是柯达Photographic Research Laboratory的电子工程师。除了他自己、他的团队和他的上司,没有人看好他们的项目——寻找捕捉光并将之转化为数字电信号的方式。对于数码摄影来说,这简直是天才之举。

Robert Shanebrook,一个当时在Photographic Research Laboratory附近工作的退休员工回忆到:对于柯达公司众多未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来说,Sasson的照相机看起来更像是业余爱好者的作品。它有趣且让人印象深刻,但他们都认为,和他们的傻瓜相机一样,这也不过是一个玩具。“数码摄影确实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很少有人认真思考过。”他说。

分析师指出了几点导致柯达破产的原因,从整体管理的失误到金融决策的不善。Eastman Chemical从柯达的脱离,带走了本可能支撑柯达向数字化转化的数十亿现金流。还有人指出反托拉斯诉讼阻碍了公司数十年,为竞争对手开了一扇通往成功的大门。其中一些竞争对手,尤其是富士,成功地完成了模拟向数字的转化。

身处其中的人们,比如Demonlin,都把失败归结一个关键因素:工程师与高管之间的分歧。前者清楚的看见了数字化的未来,并积极推动数字化的进程;后者却依旧沉迷于分子技术和近乎垄断的利益奇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IT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tjie.com/13440.html

作者: IT界

IT界:一个神奇的IT科技资讯门户网站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8368202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