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美科技企业在新兴市场展开直接竞争 但策略大有不同

世界杯决赛即将在俄罗斯展开,而科技巨头们则有另一个战场 —— 印度、印尼、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据外媒报道,为了抢夺更多消费者的智能机屏幕,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美国线上巨头,正在与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在本土市场外展开激烈的对抗。《经济学人》指出,商业领域的地缘政治,意味着世界上最大的科技企业已经膨胀到了超过 4 万亿美元的资本总额,但却没让企业展开切实的正面交锋。

在“看不见的围栏”的阻挡下,许多美国科技巨头(苹果是个明显的例外)一直难以在中国大陆地区有所建树。与此同时,中国科技巨头一直远离美国,欧洲则一直被硅谷碾压。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科技企业已经日渐成熟,其能力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从最初的简单模仿 —— 比如搜索引擎、电子商务、以及社交网络 —— 成长至当下的先锋。

以腾讯旗下的即时消息应用微信(WeChat)为例,其运营表现完全不亚于美国加州的竞争对手。在本土市场厚积薄发之后,这些中企终于有了在新兴市场与美企直面交锋的勇气。

新兴经济体的消费者们,正经历收入、智能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全面的增长。为了争取下一个十亿的用户,阿里巴巴将对标亚马逊、百度叫板谷歌、而腾讯可以对抗 Facebook 。

不过,中美科技企业有着不同的策略。美企通常从零开始设立前哨基地,它们自主的子公司在为印度或墨西哥用户提供与之预期相同的服务。

比如,当亚马逊进军印度的时候,其承诺投入超过 50 亿美元,以广泛复制其在美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

其建立了一个仓库网络,以履行其电商订单、推出 Prime 视频服务(增加宝莱坞内容)、网站托管服务等。

去年的时候,它还拿出 6.5 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迪拜的电子商务网站 Souq.com,后者现已被明确标记为亚马逊的下属公司。

Google 和 Facebook 也提供类似于消费者可在美国获得的产品和服务,因此两家公司都在巴西利亚或班加罗尔得到了认可,正如其在波士顿或柏林那样。

全球的 Google 用户,都可以使用相同的 Chrome 浏览器、YouTube 网站、或 Android 移动操作系统,并以相同的方式投放广告。

WhatsApp 和 Instagram 均隶属于 Facebook,它们在全球都很受欢迎。

科技巨头市值成长记录(图自:经济学人)

相比之下,很少有印尼或印度人会认出阿里巴巴的名字。它在新兴市场的战略不是建立自己的商店,而是投资本地企业 —— 无论是直接购买、还是持有少数股权。

在过去 2 年左右的时间里,它建立了一系列专注于购物、支付和交付的公司。

其中包括印度的 Paytm 和 BigBasket、印尼的 Tokopedia、新加坡的 Lazada、巴基斯坦的 Daraz、以及 7 月 2 日在土耳其搞定的 Trendyol 。

其大多数客户都不知道,这些应用与服务的背后,有中国科技巨头提供支持的身影。

腾讯同样为印度企业提供资金,且业务种类繁多。其涉及网约车、在线教育、流媒体音乐、医疗保健、IT 与电子商务、以及尼日利亚的支付、和印尼的物流。

数据公司 CBInsights 称,阿里巴巴及其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持有亚洲 43% 独角兽企业的顾问,意味着这些创业公司的价值超过 10 亿美元。

以阿里巴巴创始人兼领导人马云为例,其承诺向印度提供 80 亿美元的资金。

BAT 三巨头中,百度迄今为止在新兴市场方面最不活跃。但它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大量投资,有望使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运用。

中美企业的不同手法,反映了中西方企业在赚钱模式上的差异。Google 和 Facebook 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广告,特点是省去了本地化。

相比之下,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就是它们擅于处理支付与组织货物交付。在新兴市场,之前要做到同样的事情,是非常棘手的。

科技风投公司 Insignia Ventures Partners 的 Tan Yinglan 表示 —— 对于这样的事情,很难在各个地区采用一刀切的方法:

作为新加坡的分销专家,之前被垄断的邮政业务,已被阿里巴巴持股 14%;但是对于印尼的 17500 座岛屿,大家都没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在越南,支付交易的处理能力也逊于巴西或尼日利亚,因为它们的银行和监管体系截然不同。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影响了当前的格局。

当前中美科技巨头的竞争热点,主要集中在印度和东南亚市场:

数据提供商 Tracxn 称,去年印度初创企业获得了 52 亿美元的中国科技迄今,远高于 2016 年的 9.3 亿美元。

此外市场研究集团 Forrester 表示,2017 年的时候,中国科技巨头(包括滴滴和京东)在东南亚展开了 60 亿美金的收购。

中企的优势,在于它们在数以亿计的新兴市场积累的可靠记录,以及得到了马来与越南等地的侨民的支持、有大量的大陆游客的互动,为这些市场提供了一个滩头阵地。

当然,这些也离不开中国周边国家的政府支持。且亚洲的初创企业创始人更有可能效仿马先生,而不是美国的同行。

最后,在承受鲜花与赞美的同时,也不该忽略了批评的声音。

有批评者直言,中国企业的做法,与日本企业在上世纪 80 年代很相似 —— 为一些无望的资产,付出了过多的代价,且中国企业之间也有互相竞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