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制度存缺陷 腐败或使阿里企业文化崩塌

淘宝小二的腐败是一种制度性的腐败,从一定意义上讲,是淘宝系乃至阿里系的企业文化崩塌后无法重建的一种必然,而这种违悖商业道德伦理、丧失了基本职业操守的行为,随着淘宝离职人员后再次进入电商或互联网行业,会进一步腐蚀新企业的健康,受贿一旦成为习惯,犹如吸毒一样,无法从根源上戒除。

【IT商业新闻网综合报道】(记者 慕习)淘宝曾经是创业者的天堂,但短短几年,却变成了多数人的噩梦。虽然淘宝系有许多成长企业共同所面临的烦恼,但当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等一系列正常的商业规则被腐败产业链所控制时,淘宝建立在马云价值观上的基本商业道德不复存在。因此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企业管理结构的问题,还有淘宝员工对社会良知的践踏和对商业信誉的漠视。

自2007年以来,不断有腐败的小二被淘宝开除或离职,阿里巴巴原CEO卫哲、聚划算原CEO阎利珉被马云驱逐,都与淘宝小二腐败相关,然而淘宝小二的腐败如韭菜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呈现出开除不完、离职不尽的状态。对比中国公务员的腐败如同毒瘤一样除之不尽严重地影响着中国社会的健康,而淘宝小二的腐败,于淘宝乃至于整个阿里系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二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无论是小到删除一个的差评还是因参股设公司,凡是权力所到之处,利益则攀附前来,腐败和权力从来都是相生相伴的。

追逐利益的小二们开始失去理性,疯狂地侵蚀和吸取庞大淘宝帝国的血脉,同时摧毁着诚信为本的商业骨架,如果无法遏制,帝国很可能会坍塌。这种疯狂侵蚀的背后,反映的是权力的失控,这种控制的力量,除了道德价值观的约束,更需要的淘宝体制随着业务发展不断的跟进和完善。

一位电子商务专家分析,淘宝暴露出来的是制度的腐败。电子商务是一个狂飙突进的行业。一线员工手握大量资源,“权限倒置”体现了互联网行业的开放特征,但也滋生出成长的制度性问题,侵蚀着企业的竞争力,往往出现商誉危机。

虽然,演变迅捷的互联网业因为在高速发展期不适合以过于严密的规范加以束缚,否则很可能会“自废武功”式地瞬间落后。但是,迅速扩张的业务和庞大的人员队伍不仅考验着这个平台的人员素质,更考验着领导层的管理能力及企业管理制度是否能同步快速增长。

然而,我们今天回过头来再审视淘宝以及淘宝小二的腐败现象,所有快速成长带来的不适应,却未必能全面解释清楚淘宝小二集体性腐败的现象,至少在这一现象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正在成长的企业多了,但却没有一个企业的腐败,特别是一个上市的公众性企业会产生如此疯狂的行为。

早年有消息称,在阿里内部,员工不能发表对阿里不满的言论,另有离职的员工称,在早期的阿里,员工是成批地离职的,其主要原因就是马云要清除对公司不利言论,从这里我们可以做个初步的判断,其实马云所谓的企业文化根本就不存在。

同样马云掏空雅虎中国的“壮举”以及支付宝事件,都显示出了阿里系在商业道德上的没有底线。马云这种对待商业伙伴的方式,不正是今天淘宝小二盘剥商家的另一个版本吗?或者说,淘宝小二的腐败不正是马云对付雅虎的另一种表现吗?

上行下效,这是中国人的习惯,当平均年龄只有27岁的淘宝员工,在马云的这种商业理念的指导下,在各种各样的主管、领导的腐败行为的“教化”下,体制或者制度其实就成了一个人的化身,淘宝小二的腐败便如同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再长一茬,很难有根治之日。

为支撑庞大的商业帝国的发展,马云大力招兵买马,员工人数从2009年的3000多名,增至现今的25000名。同时,新业务也迅猛发展,2011年6月,淘宝网一分为三,由淘宝网、天猫、一淘网组成,同年10月,聚划算从淘宝独立出来,作为阿里旗下子公司与其他三家平行。在各个网站独自为大时,淘宝的制度建设远远跟不上企业规模扩张的速度,阿里价值观薄弱、腐败横生,商业信誉确实成为因其落后的制度建设而导致的问题。

除了日前曝光的聚划算腐败案外,2011年2月,还有因2300余家“中国供应商”欺诈,卫哲引咎辞职。当时,马云在致阿里巴巴全体员工的邮件中表示,经过调查,除发现B2B公司的中国供应商签约客户中,部分客户有欺诈嫌疑外,也有迹象表明,直销团队的一些员工默许甚至参与协助这些骗子公司加入阿里巴巴平台!

其实默许的不仅仅是小二参与行骗,默许的还有是谁都知道的腐败,这才是马云带坏小二的根本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