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中国AI必将赢得全球人工智能竞赛

4月1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苹果、微软和谷歌公司前高管、著名投资人李开复已经在机器学习上押下了重注,并认为中国必将赢得全球AI竞赛。

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人工智能(AI)领域的主要参与者。这不是研究员或学者的预测,而是中国政府制定的政府政策。国务院于去年7月发布的文件显示,无论在研究还是应用方面,中国要在未来12年内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AI实践者。

世界各国政府也都在忙着支持AI创新,但没有任何国家像中国那样发表了整体计划。更重要的是,中国有能力把事情做好:中国政府能够以西方民主国家不可能的方式施行这些政策。

然而,制定目标是一件事,套用拳王迈克·泰森(Mike Tyson)的话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计划,直到他们被打到嘴巴。”中国人不仅有自己的战略,而且在完成大规模、雄心勃勃的项目上有着良好的业绩记录。

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正在重塑世界大部分地区,它的“大众创业和创新”政策已经拨出了3200亿美元资金支持创业,以推动从工业经济向以服务为基础的经济结构转变,以支撑技术和创新。

中国科技行业的关键人物李开复表示:“国务院的文件阐明了中国希望到2030年成为AI创新中心的愿望,而这些文件在当地的执行力非常强。”投资于300家公司的李开复是中国AI初创企业的主要投资者之一,他的风险投资基金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是一家价值18亿美元的双货币基金,该基金也在美国投资。

李开复说:“所有部委都在考虑这个问题,从科技部到教育部。”他详细列出了一系列补贴、退税、引导基金和地方政府提供的激励措施,这些地方政府通常与私人投资者共同投资。李开复表示:“国务院文件就像传统的全国动员行动,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建设高铁的速度,当它在2014年发起大规模创业和创新活动时,促使2年间诞生了66000多个创业孵化器。”

现年56岁的李开复在担任“局外人”的同时,也被证明是个“圈内人”。他出生在台湾,后随父母移民美国,他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1990年,李开复被任命为苹果公司首席研究科学家,他在那里从事产品和管理工作。1998年,李开复跳槽到微软,在那里担任过许多高级职务,包括在北京建立微软研究院。

2005年,李开复被任命为谷歌中国总裁。在这家搜索巨头工作了四年之后,他宣布离职,并专注于经营早期阶段和种子轮融资的创新工场。如今,他在零售、交通、科技、机器人等领域投资,在中国科技界可谓是一个“摇滚明星”,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有超过5000万的粉丝。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创业文化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起来。如今,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中国科技公司价值已经超过了美国同行。李开复的信念是,中国拥有巨大的结构性优势,主要是规模优势。

李开复说:“AI之于数据就像是燃料,而中国的数据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尽管其手机用户数量仅是美国用户3倍之多,但移动支付数量却比美国多50倍。这一庞大的数据可以通过AI引擎来提高预测、效率以及利润,减少劳动力,降低成本等。数据优势是巨大的。”

尽管西方民主国家关于科技公司的权力和影响力以及它们如何使用和共享消费者数据的争论仍在继续,但中国消费者中几乎没有这样的疑虑。当然,在科技公司中也没有这种疑虑,所有这些都是在政府默许下运作的。本月早些时候,致力于开发监控技术的北京初创企业SenseTime获得了6亿美元融资,估值大道45亿美元。

李开复说:“中国用户愿意为了获取方便或安全而交换个人隐私数据。这不是一个明确的过程,但它是一种文化元素。”但是到目前为止,国家政策和庞大的市场只需要创新。为了让机器学习和其他形式的计算机科学为未来的主要创业公司提供所需的工具,在已经成为全球市场的领域中,急需更多人才。

李开复指出:“有大量的工程专业学生准备进入AI领域。很多人都将AI误认为是聪明的科学家发明的另一种AI算法,用于医学、金融、贷款、银行、无人驾驶汽车、面部识别……但这并不是AI的运用方式。有一种基本的AI创新——深度学习,而其他人都在为争夺领先优势而努力。所以,我们并不是处于发现的时代,而是实现的时代,我们在数据时代。中国有更好的综合优势,更大的实现者或优秀的AI工程师,他们让算法运行得更快,并连接到业务逻辑上。”

李开复认为,这一优势意味着:为了自身利益,西方需要修正其对中国科技企业的看法,中国企业不再仅仅模仿西方产品设计,事实上,某些中国技术已达到全球领先水平。硅谷面临的最大危险在于唯我主义和自鸣得意。

李开复说:“我认为从逻辑的角度来看,现在是硅谷抄袭中国的时候了。但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我认为首先西方必须知道,中国现在在许多技术、商业模式、产品以及功能方面领先。举例来说,如果你将微信与Facebook Messenger或WhatsApp进行比较,将微博与Twitter进行比较,将支付宝与Apple Pay进行比较,你会发现中国领先于美国。中国企业家对硅谷的一切了如指掌,而硅谷的人对中国的了解却所知有限,大多数人甚至一无所知。”

李开复表示,中国擅长的领域是通过开发复杂的传感器网络,将线上和线下世界融合在一起。例如,零售环境。他说:“阿里巴巴和腾讯走在自己开发或投资于门店,并迅速让它们智能化、启用AI,并将AI引入供应链、库存管理中,同时也也为理解客户、集成线上-线下客户资料甚至自动存储部署摄像头和其他设备。”

2017年6月,创新工场向广州的F5未来商店投资440万美元,这是一家自动零售和食品零售的初创公司。由于没有销售人员,客户通过智能手机订购产品,或与店内屏幕进行交互以下单。在“移动优先”的中国, 90%的互联网活动是通过移动设备进行的,这本身就是建立在中国有很多创新的基石上的,打造出世界上最复杂的无缝移动支付生态系统,它被7亿人所使用,他们的在线资料与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支付账户相连。

李开复说:“在购物中心的房地产布局方面,美国过去曾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而未来的购物中心很可能是由中国人发明的,它将完全整合每个顾客的个性化线上和线下业务,新城高效组合的服务型消费(如儿童游乐区和娱乐),以及自主服务(如快餐和便利店)。更小但效率更高的购物将重新定义未来的购物体验,这是正在发生的线上-线下整合的重点。”

李开复将中国国务院描述为“技术实用主义者”,他说这为企业家提供了显著的优势。一个相似之处在于,硅谷的正统观念鼓励创业公司在市场上推出不够完善的产品,以了解什么是可行的,然后再进行迭代改进。李开复称:“不需要为问题辩论出有个完美的结论,然后再作为法律实施——就像有时西方国家做的那样,中国也倾向于发布些东西,看看它是否有效。如果有效,那就继续做大。如果有问题,当然要及时纠正。”

当然,这可能产生重大的经济影响:美国卡车司机工会游说政府机构保护其成员不受无人驾驶车辆的威胁,这样的举动几乎不会在中国发生,这展示了中美之间重要的文化差异,立法者就技术对劳动力的影响也存在不同看法。而且,随着美国和中国巩固了它们对AI部署的影响力,这将对较小的国家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非熟练劳动力。

李开复认为:“越来越多的AI公司和科技公司将在价值创造中占有不成比例的影响力份额,许多工作将被AI取代。我认为这对许多小国家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尤其是那些技术不发达、劳动力大军可能会被AI取代的国家。”

这一地缘政治影响,将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双头AI垄断关系交织起来,双方正在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势力范围。一种假设是,美国科技公司将主宰西方,或许还将主宰日本,而中国的初创企业(通过提供技术和资本与本土企业合作)将在发展中国家站稳脚跟。

李开复说:“如果能渗透到东南亚、印度、中东甚至南美,以及任何可能的地方,对中国来说都是胜利。但即使没有这些市场,中国依然十分强大。很多外国人都在说:‘哦,你必须走出中国国门,才能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大玩家。’虽然我认为全球化是一件好事,中国也在大步前进,但我不认为这和人同样重要,因为中国已经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同质市场,它有统一的语言、文化和政府,完全支持移动支付。这可能和西方世界全部联合起来一样重要。”

尽管美国仍然占据上风,但李开复认为权力平衡正发生转移。他说:“中国显然拥有数据优势,它的工程技术同样发达,它的企业家可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强大。资本总额与美国相当,市场规模更大。双头垄断已经成为现实,只是如今美国依然占据着上风。但我认为,这种趋势将不可避免地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