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辟RSS?先别着急

RSS 死了。无论你再怎么谴责 Feedburner、Google Reader、Digg Reader(已于上月底宣布停止运营)、以及其它那些黯然离场的队友们,这个弱小的协议终究是尽力了——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如今,随着 Facebook“剑桥丑闻”的揭露,这里出现了一种新的呼声,要求“重建 RSS”的呼声。布莱恩·巴雷特(Brian Barrett)在上周于《连线》杂志发表的文章中 写道 :“……黑箱算法掌控着人们的所见所得,每一个对它感到厌倦的人都应该有一丝喘息的机会,然而这却是一个一直都在并且经常会被忽视的诉求。受够了 Twitter 和 Facebook 了么?是时候重返 RSS 的怀抱了。”

当然,你得知道:当 RSS 迈入了这种“不生不死”的夹生阶段时,并不意味着它活了过来。

不要误会,我是热爱 RSS 的。正如它的内核所在,RSS 的透明与开放使它成为互联网中那些超脱时代束缚的原则的优美体现。这个协定足够简洁并且赋有人性化的色彩。它会让你感受到原来互联网是为静态的文本 HTML 页面量身定制的。然而,这其中更重要的或许是它的去中心化理念——没有任何巨头可以用它的内容糊满你的视野。

然而这只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另一边,事实情况是 RSS 无法承受现代内容体系所需的种种特性,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它是否可以“真的活过来”。

在进入深入讨论前,我们需要区分一下 RSS 协议和 RSS 阅读器(具象该协议的软件)的概念。虽然这项技术正面临的部分困境是如“(是否)以读者为中心”这样的问题——它们可以通过更好的产品设计修复,但其中更多的问题发生在协议底层本身。

首先让我们先从用户开始。我作为一名记者,有着数以百计的 RSS 订阅源。我会从这些我所感兴趣领域的资讯中按照时间排列顺序逐一看到一条条的内容。而这个案例只是众多无法读完资讯用户的的冰山一角——他们需要一种把重要内容展示在首位的聚合或者信息流方式,因为没有人能够在忙碌的状态下消化完如此之多的内容。

假如你要体验这种感受的话,建议你尝试一下订阅那些主流报刊的 RSS 源,比如 每天会产生 1200 多条内容的华盛顿邮报 ,真的,试一试吧。从时尚或者美食板块滑到最新的中东军事进展内容的操作过程足以让人泪流满面。

另一些网站则在尝试通过围绕关键词构建 RSS 推送来解决上述问题。然而,文体内容并不总是拥有单独某一个的关键词,且各个关键词在不同网站上的理解也总有着不尽相同的差别。所以,我在一遍遍的看到那些大同小异的内容,同时却也在一次次的错过着那些我想看到的内容。

最终,所有的媒体都能排到“第一位”——每一个网站,每一份报纸,每一个播客都有编辑负责决定向用户呈现出的信息层次结构——每一个媒体都有着自己的优先权。但 RSS(至少从现在的呈现上来看)似乎却并没意识到这一点。从阅读器到到协议本身,没有任何督促分发者提供优先等级划分的举动。

这里还有一些问题是(如何)发现和整理 RSS 源。问题显而易见,如何才能找到好的 RSS 源?假如你发现了这些好的 RSS 源,又如何使得它们能够发挥最大限度的用途?整理维护是 Twitter 和 Reddit 这样的社交网络所面临的头号挑战,这使它们难以企及 Facebook 的地位。所以,RSS 的“冷启动式”内容展示方式或许会是如今最失败的策略,尽管它可以通过一些更好的 RSS 阅读器在不更改协议本身的情况下得以解决。

因此,它在分发者这一边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败了——RSS 不允许分发者跟踪用户的使用行为。RSS 阅读器的内容缓存方式使他们在了解订阅用户时几乎无从下手。没有人会知道读者在这些文章上花费了多长时间,也没有人知道这些文章是否真正被人开启观看过。这时,RSS 和播客就有了相同的产品设计困境——用户行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箱算法。

分析上的“缺席”往往会对某些用户的隐私起到保护作用。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现代互联网的内容经济是建立在广告的基础之上。尽管 我再三的呼吁订阅模式 ,后者的愿景离我们仍然非常遥远。数据分析提升了广告的收入,而这就意味着假如广告公司们想要在竞争激烈的媒体环境中继续达成这一目标,他们就愈发离不开这些“追猎者”。

RSS 的出现也大大减少了品牌在内容中的露出机会。当今社会中,品牌价值对媒体的重要性来说是不言而喻的。没有品牌 logo,没有专属配色,没有专用字体的文章会很容易的磨去企业的价值观。尽管这个问题并非为 RSS 所独占——谷歌的“AMP 项目”以及 Facebook 的“即时文章”都有这种通病。品牌方想让用户了解品牌传递的内容,但它们却不会剥除用户体验中的那些可以带来商业价值的部分。

以上这些只是 RSS 产品设计上的问题,它们共同“确保”了 RSS 协议不会达到取代寡头科技公司的水平。所以问题来了,如果我们想要挣脱 Facebook 的桎梏,我们应该怎样去做呢?

在我看来,这可能需要一系列的改进举措。作为一种协议,RSS 需要更宽泛的延展性来提供更多具有优先价值的数据,同时,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用户层面的阅读效率。这并不只关乎协议本身的更新换代,发布 RSS 源的内容管控体系同样要与之齐头并进。

而这就导致了最严重的问题的出现——要从商业模型上去对待 RSS 困境。这里需要一种围绕 RSS 源产生的商业圈层来推进 RSS 阅读体验的改进和提升。我很乐意为 Amazon Prime 这样的订阅产品买单,因为我可以在以合理的价格从这些主流新闻源中获得无限制的纯文本内容源的同时,让我的隐私也能得到足够的保护。

其次,这些 RSS 阅读器也需要一些更明智的市场营销和顺序排列举措。它们得积极引导用户找到最合适的内容,然后通过算法(可以选择关闭的算法)帮助他们整理维护这些内容。这些应用程序可以通过采用本地机器学习算法模型的方式进行构建,从而从最大限度上保证用户的隐私。

以上的这些举措会得到普及么?它们虽然是我的主意,但我还是认为不可能,并且也不会是通过这种众望所归的去中心化方式。我不认为用户会真正关心他们的隐私,而他们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这些新闻。然而,假如能有一种相对正确的商业模型,这里就会有足够多的用户对这些公司的内容分发方式提出全新的目标,而这才是让全新新闻经济以及 RSS 模式重返生活的不可或缺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