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茳涛:区块链泡沫就要破裂,诞生有价值的公司还需要两三年

互联网世界里的并购正变得越来越频繁,而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孙茳涛对于这一切已经轻车熟路。

他曾创立了5家公司,其中4家被收购,一家成为了上市公司。2001年10月,孙茳涛创立了第一家公司时代杰诚,2006年以2000万美金卖给了中华网。2004年成立第二家公司神州付,2013年在香港IPO,上市公司名称为神州数字。2008年创立第三家公司钱袋宝,在2016年以接近20亿的价格卖给了美团点评。随后,他参与投资创办的掌众金融亦作价16.67亿卖给了中国信贷科技,目前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信贷企业之一。

孙茳涛常常能在行业风口形成之前就做好布局,并在合适时机退出。他押对了电话充值、移动支付和在线信贷等风口,但由于并未成为媒体话题人物,其真实布局长期以来不为人知。

实际上,当在2016年把钱袋宝送入美团点评囊中之后,孙茳涛就开始完全投身于区块链了。他对36氪感慨,“过去十几年,捡到的都是小机会,没能成长为巨头,有点遗憾,我们还是希望能做点格局更大的事情。”

他对区块链的未来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当区块链的大风在2017年吹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创办了Goopal Group一年多,旗下囊括了数十个投资和孵化的区块链项目。同时,他在自己的上市公司体系内也开辟出了一个区块链业务体系,逐步落地一些技术产品,包括钱包、支付、征信体系、区块链分享空间等区块链技术与创新的应用。

与狂热的币圈相比,孙茳涛显得冷静很多。他告诉36氪,目前排名前100、市值总计已经达到4000亿美元量级的数字货币发行者们,至今仍未孕育出一家真正有切实场景落地的,给人类生活带来真正改变的公司。在他看来,行业刚刚经历了过山车的高点,泡沫严重,风险巨大,但当一切重回水下,真正的技术创新和场景落地也就不远了。

以下是36氪与孙茳涛的对话,经36氪整理编辑:

36氪:你现在在区块链上的布局是怎样的?

孙茳涛: 现在我做区块链业务基本上是基于两个平台,一个平台是神州数字这个上市公司,另一个是我定位为“数字货币投行”的Goopal Group。

神州数字下面现在包括几个产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硬件XKey;交易所技Masterdax,主要提供关于交易所的安全,流动性、对冲等方面的技术,产品之前在韩国已经发布了;还有一个正在研发中的关于区块链安全的项目。除了自己研发的产品以外,神州数字也会以投资的方式布局,主要集中在天使和Pre-A轮,包括区块链、AI、大数据、科技金融、消费升级这五个方向。毕竟自己团队精力有限,投资、再结合自己在这些方向上已有的知识、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也有了5、6个估值涨的还不错的项目。

Goopal Group是我们完全垂直在区块链领域当中的一块业务,以投资、孵化的方式布局区块链项目。这个公司去年拿了IDG等机构的A轮,现在估值是1.4亿美元,B轮、C轮也已经谈好了,都在走协议。

36氪:神州数字也做投资,Goopal也做投资,这两块业务怎么做划分?

孙茳涛:神州数字是上市公司,本身就受到监管,所以这边关于区块链的项目也都是目前严格符合监管的,或者是政策鼓励的,没有任何所谓灰色区域。

其他我们关注的创新性比较强的、跟数字货币有一定关联的项目都放在了Goopal的体系下。并非说不合规,只是国内的现行法规还没有做到面面俱到,在一些模糊不清的地带出现了好的创新项目,我们也不会完全不去布局。这些业务以及Goopal本身未来更大的可能是谋求在海外的退出。

简单的说,就是链上的项目都放在神州数字体系内,跟币有关的项目都放在Goopal体系内。

36氪:Goopal Group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孙茳涛:就是投各种应用到创新的区块链技术、并且跟数字货币相关的项目,现在差不多投了有20多个,其中有十几个项目我们是第二大股东。另外我们也会做一些产业布局,这些项目可能也不会发币,但是是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某个产业链条当中去,谋求一些产业创新。

36氪:你怎么评价区块链行业现在面临的局面?

孙茳涛:在2018年这个时间点看区块链的话,跟2000年的互联网是特别像的,当时互联网泡沫破灭了,过了两三年之后BAT才真正起来了。再往后推一个周期,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也是过了两三年,才又有一批互联网的企业跑出来了。我觉得现在的区块链也是这样,这轮泡沫破裂之后,两三年之后才能真正诞生出一批跟区块链或者数字货币相关的好的公司。

36氪:感觉你对于行业的现状是持相对唱衰的态度?

孙茳涛:我其实倒没唱衰,我只是觉得它泡沫太严重了,投机状态太严重了。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我希望大家相对冷静一些,不要太过于激进或兴奋。

36氪:你怎么看数字货币之于区块链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孙茳涛:其实两个不同的世界。链相关的项目更多是希望能与产业做结合,靠它的创新技术去解决一些问题。而数字货币目前更多是被当作金融工具,这也是监管不喜欢的,因为一旦成为金融工具,就需要被监管,但现在各个国家对于数字货币上的监管能力、监管制度、监管经验都不足。所以简单的说,链是往技术方向走的,币是往金融方向走的。

36氪:你比较看好哪些区块链的应用方向?

孙茳涛:还是基础设施层面的,比如钱包,还有关于数字货币交易当中的一些智能投顾、高频交易,财务管理、支付等环节的技术。

36氪:所以在整个区块链生态里更倾向于做一个卖水的角色?

孙茳涛:是。从大的逻辑上来看TMT的商业创新,一种是单点突破,另外一个角度就是从生态上去做布局。Goopal做的是生态布局,在不需要耗费太多资金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想多干一点事,触及到更多产业环节中去。比较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自己的流量,所以只能通过技术和资金来撬动。

36氪:你是2016年开始把全部精力放到区块链上的,当时是什么东西触动到了你?

孙茳涛:区块链这个东西跟我以前的创业结合度是非常高的,因为以往的创业都是做支付、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相关的事,区块链又是一个有很强的支付背景和金融属性的东西,所以我基本上一听就懂了。而且我自己又是编程序出身,我听朋友跟我讲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完全理解了,还给我朋友的区块链公司投了一点天使,就这样开始了。

36氪:你当时怎么认识区块链这个事物的,和现在的想法有变化吗?

孙茳涛:我觉得还是在发展,因为这个行业在发展,倒不是我的变化,主要是更多的人一起贡献了知识,当时我就觉得区块链特别适合解决支付问题,尤其是全球化的支付,降低成本,这是我最看中区块链,要参与的核心原因。但现在来看,其实区块链不仅仅在支付,在好多的金融环节里都有新的突破和创新。并且在支付以外的领域,比如共享经济,我们就做了自己的产品XKey。

36氪:这个产品是个什么逻辑?

孙茳涛:我们就想解决现在都有一个的问题,闲置的电子产品、带宽既有流量、又有计算能力,但大部分时候是闲置在那的,我们可以把这部分算力和流量运用起来,然后给贡献算力和流量的用户付费。区块链在这其中,可以让数据分发去中心化,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36氪:但在有些场景中,去中心化跟效率是矛盾的,这个矛盾要怎么解决?

孙茳涛:其实效率的问题得靠规模,我觉得规模足够大效率就会高,因为节点足够多。

36氪:一个去中心化的技术,现在大家却发现所有的资源都在交易所这个环节上中心化了,你怎么看?

孙茳涛:我觉得现在应该不叫做去中心化,现在应该算是一个弱中心化。虽然在交易所这聚集了很多资源,但是任何一个交易所也左右不了整个市场,还是多个交易所之间来进行博弈的。其实彻底的去中心化也会带来一些关于民主和集中的博弈,区块链如果彻底去中心化也会存在问题,相对集中并不一定是坏事。

36氪:比较担心这个技术会不会真的成为少数人的玩具?

孙茳涛:我觉得会有新的利益群体出现。很难有谁能够一家独大,我觉得还是会成为大家伙之间的博弈,一个相对垄断的状态。比如像支付会一个微信和支付宝,打车也不会像一个滴滴存在,美团又来踩一脚。而且区块链会比现在互联网世界里的相对垄断更加分散一些,原来就是形成两三家寡头,但是这个领域可能会有几十家。

36氪:为什么会是更加分散呢?

孙茳涛:因为这个技术机制让彻底集中变得非常困难,从道义上也有很多的问题,就算谁真的有机会有能力,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集权化,至少形式上他也得展现出相对公平,从区块链这个事情的理念上来看,他也需要遵守一定的公平性。我觉得我们现在很难说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哪条路真的好,所以行业目前不会是一个中心化的,也绝对不是一个彻底的去中心化,而是一个弱中心化的。

36氪:你现在怎么看VC都进入这个领域?

孙茳涛:这个市场已经形成了,谁进来参与的机会就都有了,肯定是可以理解的,这也说明这个产业在不断的成熟。同时,草根可能就慢慢退出了,想再有突破很难了,这是一个换血过程。

36氪:你觉得现在整个行业是不是到了一个转折点?

孙茳涛:我觉得这个应该不叫转折点,就是进入一个相对水下的暗流涌动的阶段。我们从整个比特币的价格来看,因为比特币四年减半,所以四年差不多就是一波行情的周期。这波行情从快开始减半的时候就开始启动,到了减半的时候就开始快速成长,然后吸引到很多新的韭菜加入,推高币价,然后等价格快到顶点的时候,各个媒体都开始高度关注,就吸引了非常多的人开始关注。随后币价开始跌,大家就开始离场,这样的可能要持续个两年左右的时间,新的技术通常会在这个阶段出现,然后慢慢的比特币又进入新的减半周期,价格开始上升,之前被媒体教育的差不多的人开始真正进场,开启新的一轮周期。

36氪:再聊聊你之前的创业经历吧,你有过5次创业的经历,而且都实现了退出?

孙茳涛:其实我一直认为我没有做出一个特别让我满意的公司来。好的一面是我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实现退出了,没有什么砸在手里的事情,也让我的投资人都赚钱了。但客观来说,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成为BAT,多数的企业还是希望能够生存下来,并且获取一定可观的经济回报,并且在自己的领域当中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企业,我觉得绝大多数企业其实都是这样的一个宿命的。

36氪:你是怎么抓住这几个创业的方向和时机的?

孙茳涛:商业意识的培养很重要。如果在未来想创业的想法,需要提前训练自己的商业意识。商业意识的培养是一个很长期、系统化的事情。

首先,一定要去抓好需求。需求其实又分为弱需求、伪需求和刚性需求。是不是伪需求,其实多问一些人做好调研一般不会出太大问题,大家可能比较容易把弱需求和刚需搞混。要知道一个需求是不是刚需,就看大家是不是愿意为这个需求付费。

其次,你要看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能够赚钱,或者能不能形成现金流,这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有能力在高效率运转的情况下不断融资等到赚钱的那天,绝大多数企业必须解决自己的现金流的问题。

第三,要清楚的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一定不要在不该花太多时间的地方恋战。有人说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我觉得这是对于少数伟大的企业来说的。对于多数企业来说偏执狂一定会死掉,千万不要在某些点上过于的执着。中小企业甚至没有机会做太长时间的尝试,值得投入精力和资源的需要是一个能快速回报的项目。

36氪:你之前卖掉的几个项目,是不是也遇到了回报方面的困难?

孙茳涛:其实是可以提前预判这个业务是否还值得长期投入的。比如我有一个项目,虽然从当季的业务看还在增长,但是那种增长的力度已经很乏力了,而且我所有的高管几乎找不到能让我再有10倍增长方向。这种状态停滞了半年的时间,我没有任何新的东西能出来,这个时候就是最焦虑的时候。而且这时候,你的大部分竞争对手似乎也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说明这个方向或者说这个行业本身就遇到瓶颈了,必须要思考出路了。

36氪:你说的是卖给美团的钱袋宝吗?

孙茳涛:是的。为什么要卖掉这个公司?钱袋宝一直以来最赚钱的业务是线下小微商户的POS收单,最多的时候我们有120万商户,一年2000亿流水,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状态。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出来后,我们发现这种二维码支付真的太便捷了,直接在两个维度上穿透了我们:一个是部署成本,一个是监管优势。在这两个方面,我们完全是无力回天的。

36氪:你是怎么做出要卖掉公司的决策的?

孙茳涛:因为我在公司里一直都是在业务一线的,可以感受到微信支付起来的速度太快了,3个月的时间就把整个五道口铺满了,并且整个业务逻辑没有缺陷。我们也想过成为他们生态当中的一环,比如帮他去铺商户,但后来经过一系列逻辑推演发现也是不可行的,最终的命运大概率就是被甩开,因为你想干的所有事,微信支付宝都可以自己上手干,都是降维打击。在想通了这些之后,我就坚定不移的决定要把公司卖掉了。

36氪:公司被卖掉和自己能够做上市你在感受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孙茳涛:其实上市没有那么难,并购也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并购里边问题很多,各种各样的利益方非常复杂,而且不规范、不标准化。反而上市是一个相对规范和标准化的过程,我觉得在香港上市都比我们买一个公司或者卖一个公司要容易得多,整个过程虽然时间会长但很有规矩。

36氪:你觉得区块链这个事有多大可能可以突破你过去的成就?

孙茳涛:我觉得这件事现在是最有意思的事情了。第一,它在技术上是有突破和创新,第二,监管上有不确定性。监管的不确定性往往意味着一些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的机会,野蛮生长的可能,滴滴就是个例子。因为在现有的监管体系下成长起来的模式或者公司,是有对监管有阴影的,不太会参与这种模糊地带的创新,区块链其实就是一个拔地而起的,没有任何历史包袱的东西。我相信它在未来两三年里能爆发出来的能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