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价格跌宕不定 挖矿行业提前进入“寒冬”

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最大的投资回报,是每个人都在追求的“捷径”。而一旦有这样的机会出现,往往会有大批的人一拥而上。但是,他们看到的仅仅是表面的回报率,却忽略了背后有更多“铺路垫背”的人。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韭菜”。

2009 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的概念,那时候参与的人还只是一个小圈子。作为最早进入币圈的一批人,COBO钱包创始人“神鱼”在一次公开分享中回忆道,当时国内圈子还很小,只有几千人的规模,大家每天一起探讨技术的可能性,对未来的憧憬,当时记得比较清楚的是qq群的签名是50、 100 不是梦 。。。当然单位是人民币。比特币的交易多数还是通过淘宝发生的,早期不少币友,都有和我在淘宝上发生过交易。当时的圈子多是极客,大家都非常的淳朴。

八年后,到了 2017 年,比特币真正火了起来,而火起来的背后除了区块链的普及外,更多的是高额的回报率,可以让很多人一夜暴富的回报率。

“哥们一晚上没睡,把这个月的房贷钱赚到了”,笔者的一位朋友在早上五点在微信群里炫耀着自己的战果,而在半年前,他还是个一个月挣着六千出头的公务员,每天处理着街道各种事情,做着各种统计表,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放弃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去炒币。当然,他是幸运的,半年时间里赚的不少,有时候一天就能赚到自己曾经一个月赚到的钱。

但是,微信群的另一个朋友,加入币圈才两个月,一年的存款便荡然无存。最后,他只在群里说了一句“没有赌徒的心脏就别玩儿”,之后又回归到朝十晚六的生活中,不再熬夜,也不用再偷偷摸摸在公司看盘。

比特币的三十天:反弹到再跳水

2017 年 12 月份,经历了一段下跌低潮过后,比特币价格直冲两万美元,此前,有分析人士称,比特币的价格将会在 2018 年冲破 10 万美元的大关。社交网络的传播加上媒体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登上了炒币的这艘船。只是,这些人上的第一课,就是要学会适应比特币的“喜怒无常”。

一月中旬开始,比特币的价格在一万美元上下浮动,最高点达到 14000 美元,最低点也触及 6000 美元。根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 3 月 20 日傍晚,比特币价格约 8508 美元,在过去的 24 小时内涨幅达到2.1%,过去一周跌幅超过7.87%。

而在两周前,比特币的价格还是 11687 美元。从走势图来看,比特币三月份和二月份的表现恰恰相反,二月是先跌再涨,三月则是先涨再跌。 3 月 15 日,由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要虚拟货币的价格下滑,虚拟货币整体市值在过去的 24 小时缩水 600 亿美元。

同时,数据统计显示,今年 1 月份,比特币跌幅累计达到30%,相比于去年 12 月份的 2 万美元峰值,已经跌去了将近57%。

对于刚进入币圈不久的“投资者”来说,很难适应短时间内如此大的涨跌幅。但是,纵观比特币的发展历史,大涨大跌几乎已经是常态。

2011 年,比特币从0. 3 美元上涨至31. 5 美元,但是之后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便从31. 5 美元跌至4. 77 美元,下跌幅度达85%。并且,在当年 6 月份,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受到黑客攻击,几分钟的时间,让比特币价格跌至0. 013 美元。

2013 年 3 月份,比特币价格从 40 美元飙升至 92 美元,一周过后,上涨至 266 美元。不过,随后不久,比特币价格便快速下跌,更是在一天之内跌幅超过61%,年中跌至 70 美元左右。

2014 年,比特币价格从 867 美元跌至 439 美元,跌幅近50%……

最严谨的货币?监管趋严后比特币“泡沫论”再起

在比特币的支持者看来,比特币等虚拟数字货币才是最公平、最严谨的货币。顶级数字货币交易所Krake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鲍威尔(Jesse Powell)此前曾表示,加密货币市场将会见证持续的增长,并且在 2018 年将会突破 1 万亿美元大关。

但是,在所谓最严谨货币的背后,往往充斥着洗钱、犯罪,各种黑客盗取以及诈骗事件频出,让人们对比特币产生了质疑。这一次,在外界监管不断加强的环境下,让比特币再一次遭遇较大幅度的下跌,也让泡沫论再起。

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在虚拟货币市场依旧如此。大多数炒币者和挖矿者都在中国。不过,去年 9 月份,中国人民银行等 7 部委在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明确指出,ICO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违法犯罪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应立即停止从事ICO。之后,比特币价格出现大幅下跌,而国内的交易平台也都宣布关闭,停止用户注册。

国内受挫后,这些人开始转换阵地,但是日子也不是很好过。据彭博报道,香港证监会采取监管行动,叫停向香港公众进行的首次代币发行。BLACK CELL TECHNOLOGY停止向香港公众进行首次代币发行,同意将相关代币归还予香港投资者。

除了政府监管外,市场也给了虚拟货币一记“重拳”。日前,谷歌称将于今年 6 月开始禁止推广加密货币与代币发行(ICO)的线上广告。在此之前,Facebook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同时,有消息称,twitter将在未来两周内禁止针对ICO、加密货币钱包和代币发售的广告,还可能禁止“一些例外的”加密货币交易的广告。

被称为“末日博士”的纽约大学经济学家鲁比尼认为,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是“所有泡沫之母”。不同于法币,比特币的背后没有国家信用的背书,也没有法定意义的法律保障,完全是靠一群人所制定的规则去执行,去发展。

安联环球投资则是表示,比特币泡沫是什么时候破裂的问题,而不是会不会破裂的问题。

比特币价格跌宕不定 “挖矿”利润空间逐渐收窄

去年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获得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但是今年年初的跌宕不定,让外界的关注度也在降低。根据Google Trends数据显示,比特币的搜索量在 12 月份达到最高点,但是随后逐渐下滑,一度超过80%,关于比特币的推文数量也下降很多。

除了关注度的降低之外,比特币低于预期的表现,也让挖矿变得越来越不划算。

当初,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为比特币设定了 2100 万枚的供应总量,截至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矿工已经挖出 1692 多万枚比特币,也就是说还剩下 408 万枚比特币没有被挖出,而这也成为矿工们最后的机会。毕竟,相比较炒币,老老实实挖矿更为稳定。

不过,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成本,当付出大于回报时,便会失去动力。相比较两万美元的最高点,现在的比特币价格不仅不到一万,更是跌宕不定。对于矿工来说,前期购买设备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后续的电费以及维护成本更是一笔较大的支出,即便成功挖出虚拟货币,也要看当时的价格,才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

神鱼对TechWeb表示,对于比特币这种虚拟货币,目前认可度仍旧不是很高,要想成为一个稳定的货币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而在逆周期里,挖矿的利润率将会是极低的,必然会对整个挖矿行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与一名矿机卖家的交流中,TechWeb也发现,不仅矿机的价格在下降,卖家的态度也在发生着转变。此前,一般需要成批购买矿机卖家才会发货,因为矿机的运输成本较高,不能有一点损坏。并且,那时的卖家态度也很强硬,没有优惠,不买自会有别人买。但是现在,遇到一个潜在买家,卖家都会很热情,即使是量少也会发货,并且还有优惠。

现在,在全世界许多角落都有着矿工的身影,他们有的单独行动,有的组织化,更低的电费以及更高的挖矿性能成为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据了解,目前全球约70%的算力在中国矿工手中。但是,为了保证有利润,挖矿机构需要不断寻找电费更为便宜的地点,否则只能亏损。

写在最后:

这一次的下跌,不知何时会再迎来反弹,重回一万美元大关。对于投资者来说,炒币需要颗大心脏,也需要有足够的后路,不要只想着投机。对于矿工以及矿机卖家来说,他们的春天结束得有些早,而这背后更是凸显出加密数字货币的不成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