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有专职人员监测扎克伯格形象:两年前开始

2 月 7 日凌晨消息,塔维斯·麦金(Tavis McGinn)曾在去年向Facebook提交了简历,希望能在其市场研究部门谋求一份工作。他曾在谷歌工作了三年,为大型广告商在谷歌全线产品中策划营销活动。在面试进行到一半时,Facebook面试官告诉麦金说有一个职位很适合他,即帮助该公司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打造其公众形象。

麦金的职务在政治竞选中很常见,那就是开展民意调查,密切追踪扎克伯格公众形象每一分一秒的变化。

麦金说:“这是个很不寻常的职务,我的职责是开展调查并在全球范围内关注各个群体对于扎克伯格的看法,他们为什么喜欢扎克伯格?他们是否相信扎克伯格?或者他们是否曾听说过马克·扎克伯格?这在美国之外的地区尤其重要。”

麦金设计了很多有关扎克伯格的公众认知的问题,比如,人们喜欢马克的演讲吗?人们喜欢马克与媒体的采访吗?麦金说:“这有点像政治竞选工作,你需要持续监测公众是怎么理解马克说的每一句话。如果马克在他家后院吃烧烤并在Facebook上搞了一场直播,人们对此的反应是怎样的?”

麦金表示,Facebook正在试图理解该公司CEO扎克伯格的公众形象,不仅仅是通过简单的“点赞”或“不喜欢”准则来衡量。他说;“如果马克发表了一篇演讲,他谈论到了移民、全面医保、和教育公平等问题,那么Facebook将追踪所有马克提到的话题,观察全美不同地区公众的反应。”

事实上,很多科技公司也会开展调查以评估公众对其品牌的认知。有时,这些调查中也会有涉及到公司创始人和CEO的问题。Uber曾在去年其深陷困境时开展了消费者调查,询问他们对于Uber品牌和其前任CEO的看法。

但是,聘请一位全职员工专门监控其CEO个人的公众形象却是不常见的事。据称,Facebook在两年前就开始监控马克的公众认知。这个举动反应出扎克伯格与Facebook品牌间紧密的联系和他自己作为Facebook发言人的形象。该公司经常在马克的个人Facebook账号上发布公告和声明,马克在Facebook上大约 1 亿的粉丝数。

Facebook拒绝对麦金的职务发表评论。

麦金说:“Facebook就是马克,马克就是Facebook。马克拥有Facebook的60%的投票权。所以这位 33 岁的CEO拥有掌控全球 20 亿Facebook用户的用户体验的能力。这是前所未有的,美国总统在做决定时还受到权力制衡,而马克的权力已经大到可以控制整个Facebook。”

麦金曾拒绝透露有关他在Facebook调查的结果,称有保密协议限制了他这么做。但是他说将从Facebook离职,因为他相信Facebook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麦金说:“我之所以加入Facebook是因为想在公司内部产生自己的影响,Facebook这个巨型公司对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作为局外人是无法做任何事的。我加入公司后,工作内容是监测美国人是怎样看待扎克伯格的,我以为这会对Facebook做生意的方式产生影响。我在Facebook工作六个月后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我没法改变该公司的做事的方式。我改变不了Facebook的价值观和文化,我可能还是太乐观了。”

从Facebook离职后,麦金创办了一家新的市场研究公司名为Honest Data。在今年 1 月 27 日,他公布了他在Facebook任职期间做的调查的结果。该民意调查使用的是Google Consumer Surveys消费者问卷调查平台,受访者达到 2000 名。该问卷调查列出了很多公司并让受访者挑选出他认为“对社会有害的”公司,在科技公司中,32%的受访者选择了Facebook。在另一份问卷调查中,Facebook与沃尔玛、麦当劳等大公司放在一起比较,有27%的受访者认为Facebook是对社会有害的。

该调查结果基本符合迈麦金的预期,他说:“我认为如果民众积极参与的话,问卷调查还是很有用的。我在Facebook工作六个月后决定离职是因为我觉得在那儿工作是浪费时间。我对Facebook的产品也不是很满意,我不会骄傲地向朋友们说我在Facebook工作,我不觉得我在帮助这个世界。”

麦金说:“我认为Facebook本可以对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我觉得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家公司怎样定义成功这个概念。该公司的关注点都在如何获取最大数量的用户,如何取得更长的用户使用时长。从商业角度来看,Facebook还做得不错。但从社会角度来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